涅很缺彭

我爱彭彭!

© 涅很缺彭

Powered by LOFTER

最近睡前总是摸奇怪的鱼,想让咕哒在大上海特异点的背景里,楼下的舞女跳着舞,唱片机里放着“甜蜜蜜”,然后背后位李书文,想让幕府时期的咕哒遇到在日本流浪的大公,在三味线和月下睡了大公。
为什么写啪啪啪之前总要铺垫呢?发现摸鱼都好累……其实只是想描绘脑子里的社情画面而已。
李书文适合靡艳的色调,十里洋场的霓虹在窗外闪烁,凌乱的红发和背部肌肉上浮现的刺青,红酒和玫瑰花瓣妆点在皮肤上。昏暗,香气,酒精,音乐……就很适合李书文这样严肃朴实的人。
大公适合清冷的色调,清冷的月光,白的反光的雪地,深山的寺庙……寡淡,苍白,冰冷,寂寞,取暖式的肌肤相亲,连亲昵都是压抑,微弱近乎沉默。
两种极端的社情场景,每个都很萌,但是摸起来好累啊……😨

评论
热度(7)
2017-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