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很缺彭

我爱彭彭!

© 涅很缺彭

Powered by LOFTER

【人寂六】粉丝 02

现代AU   主人形师


CP有点儿乱,预警一下


人形师→六祸苍龙


人形师x寂寞侯


寂寞侯x六祸苍龙





被lofter屏蔽了,再发一次



2


人形师刚在酒店办好入住,将背包一放,打算去附近随便吃点东西的时候,还没出酒店,门口迎面进来的一个人让他站定了脚步。


走进来的寂寞侯边拖着行李,边打着电话,他的目光扫到人形师,挑挑眉头就算是打招呼了,人形师对他笑了笑,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等他。


都这么长的时间,他们也成熟人了。




六祸苍龙本来在话剧中心待的挺好,他是其中一个团的团长,上面对他也很看重。形象好,演技好,又不介意演一些一言难尽的剧本,把每年文化局安排的主旋律任务都完成得很好。


因为上面看重,所以六祸苍龙也跟着拿到了名额,那两年拿了白玉兰,又拿了金狮奖。如果不是出了意外,六祸苍龙还想拉个几个赞助,把戏剧最高奖也顺带放进口袋里。他已经不年轻了,风华正茂的时候去了娱乐圈,头几年挣钱,后几年强撑着脸面赔钱,回到话剧中心后,又挣扎了几年才有今天的成绩。四十的人,就连出名都要叫大器晚成。


没想到的是,话剧中心换了负责人。后台还很硬,几位老领导为了让道,纷纷退休,中心里的主打剧目也跟着换了负责人主演的那几部。


美其名曰,行政艺术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六祸苍龙原本热乎的心,也跟着凉了。


私下里喝醉后,也和人形师抱怨,说去他妈的,女的就是吃香。


人形师好声好气安慰他,心里想还好是在包厢里,在座都是受过负责人气的,不会把事情说出去。然后,他会用眼角看着六祸苍龙,觉得他喝醉的样子都好看。脸红得像上了胭脂,眼睛比平时要亮,袖子捋到手肘,胸前的口子也解开两颗。


六祸苍龙身材上很有演员的自律,不长肚子,所以即便现在粗鲁点,也是荷尔蒙发散,而不是油腻之气扑面而来。




他编制挂在话剧中心,但和过气的老东家还有些藕断丝连,每年不咸不淡的在电视剧里演个配角,算是挣个零花。负责人上任后,他开口求人,要了个稍微重要点的角色,这么多年下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件事情成了。


六祸苍龙花了一番心思,可是电视剧上档也要时间,这部剧审了两年才上,好在两年的等待,回报也大。剧虽然不冷不热,但是六祸苍龙红了。


既然不想在话剧中心干下去了,六祸苍龙就回到老东家那里,多接了几档连续剧,有好有坏,但是翻红之后,确实是片约不断。


六祸苍龙这个人,有个坏毛病,只要日子好过,人就飘了起来。这种自大又轻狂的性格,让他吃了不少亏,只是没有人跟他提,所以一次两次都是栽在这上面。




人形师一直都是跟着他的,只是娱乐圈到底同话剧圈子交集不大,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算问题,只是不同的圈子,找花钱的渠道也是要时间的。


人形师找花钱的门道费了些功夫,三十好几的人,还要装嫩混在年轻人里,学习举手幅、举灯牌,跟工作人员斗智斗勇。


好在,他从不用为生计发愁,可以挥霍时间、挥霍金钱。


只是一不留神,他的祸皇就飘了。




法云子是个性格刚烈的女人。


她当初在造天计划里,都不算是个红人,和六祸苍龙退出娱乐圈之后。她结婚生女,远离舞台,回到艺术中心当老师,手腕很好,教出来的学生都是好苗子。


看起来是个相夫教女的良母,但是,凡事不能只看表象。


人形师是话剧中心的忠实观众,法云子有时候见他见得久了,都觉得十分面善。几年下来,熟悉也熟悉了,人形师虽然离群索居,却也不是不会社交的人。吃过几次饭,开车送醉酒的六祸苍龙回家,法云子脾气发作起来,他不尴不尬的站在一旁拉架。


久而久之,连私事都知道了。六祸苍龙有个私生子,名叫千流影,比他们家千金还要大点;千流影管法云子叫姑姑,叫六祸苍龙姑父;人形师也见过他,挺精神的男孩子,那次是千流影的家长会,法云子实在抽不出时间,干脆让人形师去了,人形师厚着脸皮说自己是千流影表叔,班主任是个女的,看着人形师的脸就原谅他的信口开河。


法云子性格刚烈,却很爱六祸苍龙。如果她不跟六祸苍龙在一起了,那么六祸苍龙一定是飘得太高,搞出了人命。


六祸苍龙在刚翻红没多久,就跟艳星玉蟾宫有了一腿,玉蟾宫也不知道是要找人接盘,还是打算从良,私下跟法云子见了面,张口就说自己有了孩子。


法云子气坏了,要带着千流影和沐紫瑛出国,人形师作为朋友去劝她。


她可不能走。眼下六祸苍龙正在跟老东家解约的关口,她如果一走,翻红演技派男星出轨艳星,老东家使坏,六祸苍龙怕是要凉了。


法云子说,你是什么人,你知道什么,少管我们家的事!


说完,把门甩在人形师的脸上,里面还是吵着震天响。


人形师被这句话打得脸生疼,好一会才缓过气。


他是什么人?


十年的话剧票厚厚一沓,同六祸苍龙蹲在后台聊艺术,替千流影开过家长会,拉过法云子的架,也跟六祸苍龙抽烟谈心。


然而,说到底,他就是个粉丝。


这时候,人形师转身之际看到了寂寞侯。


寂寞侯穿着一件灰色的厚风衣,因为天气冷,正低低地咳嗽。他抬头看着人形师问:“你是六祸苍龙的朋友?”


人形师摇了摇头,说:“我是他后援会会长……”


寂寞侯说:“跟太贴了,我们公司不喜欢这样的粉丝。你要么改,要么把后援会移交给我的人。都是为了他好,我想你不介意吧?”


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人形师为了消化,愣了一会。


寂寞侯没有浪费时间,示意人形师挪开后,他敲了敲门,说道:“我是寂寞侯,我来谈谈合约的事情。”


寂寞侯是圈子里出名的经纪人,手上的艺人出名,人却很低调。他的工作室那会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慧眼相中了六祸苍龙。


人形师在门口站了半个小时,寂寞侯才出来,有些意外他还站在那里。


人形师笑道:“打扰了,能请您吃个饭吗?”


寂寞侯的目光打量了一下人形师,然后点了点头。


人形师一向把自己拾掇得不错,耳朵上别着VCA的古董耳钉,手上戴着百达裴丽的男表。寂寞侯不介意跟这样的人吃顿饭,毕竟,有这样的后援会会长,会减少公司的宣传成本。


一顿饭后,两人加了微信,又在五星宾馆开了房。



https://shimo.im/docs/PKkhcnlClcoPOnxb/ 点击链接查看「粉丝02」,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人形师开着淋浴和通风,坐在马桶上抽了根烟。


他想起法云子关门前,站在法云子背后的六祸苍龙,又气又懊恼的样子让人觉得陌生。


那一面同他之间的距离,远如天涯海角,是他永远不可触及的所在。


不知不觉,一根烟已经抽完了。






未完


然而,更悲伤的是,绝大多数追星狗都没有人形师有钱……


评论(8)
热度(17)
2018-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