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很缺彭

我爱彭彭!

© 涅很缺彭

Powered by LOFTER

【人形师x六祸苍龙】面具 第三章

祸皇ED预警

祸皇:这种事情为什么要预警




我觉得lof对我这种写手太不友好了,明明没有开车啊!


六祸苍龙离开酒吧之后,闭口不谈晚上发生了什么,人形师是个体贴的部下,不该问的东西绝不过问。经过几天休养生息,六祸苍龙总算从那场被动的性爱中恢复过来,投入到和异度集团的商业合作当中。

异度集团现任的执行总裁袭灭天来,往日里都是一身黑衣,手腕上缠着佛珠,一副禁欲系打扮。但是,到底是九祸高薪聘用来的执行总裁,袭灭天来虽然看似不食人间烟火,实际上还是颇懂人心,任命的公关经理玉蟾宫是混血儿,一头金色秀发,奶白色的皮肤,五官却又不失古典的端庄秀丽,搭配人间尤物的身材,在交际场上几乎是无坚不摧的。

当然,几乎也就意味着,还有个别人喜好的方向不同。

六祸苍龙同这位玉蟾宫眉来眼去许久,春风几度,成了压垮法云子的最后一根稻草。自法云子走后,时隔两个多月,六祸苍龙和她相遇在交际酒会上,两个人不着边际的聊聊天,很快就直奔了主题。

人形师来载六祸苍龙的时候,他正挽着玉蟾宫的胳膊。

人形师目不斜视,问都不问,就将六祸苍龙拉到了最近的五星酒店,房间是提前预定好的。在停车场有刷VIP贵宾卡就能直达的电梯,像人形师这样善解人意的下属已经不多了,六祸苍龙很满意。玉蟾宫一件当季的晚礼服,胸前的深V波涛汹涌,她脸上更是柔情似水,毕竟六祸苍龙如今可以算是黄金单身汉,也有不少人正紧盯着,打算伺机上位。

六祸苍龙拉着人上到套房里,桌上还摆着人形师提前准备的红酒,两个人喝着红酒说了会话就直奔主题。价格不菲的晚礼服褪到了玉蟾宫臀部,六祸苍龙的手也揽上玉蟾宫腰肢,就在这个时候,六祸苍龙觉察到有些不对劲。

他闻着玉蟾宫身上的香水,将脸颊埋进双峰之中,女人的甜香足够让男人性致高昂。玉蟾宫的身材丰腴,娇柔无骨,本该是上好的温柔乡,可是六祸苍龙正想沉溺进去,却发现最紧要的东西没有准备好。

“祸皇?”玉蟾宫感觉到六祸苍龙动作一停,疑问道。

“嗯?”六祸苍龙抬头吻着玉蟾宫,在玉蟾宫意乱情迷的时候,手不动声色地在自己脐下三寸的位置摸过。

没有起来。

六祸苍龙隔着布料磨蹭了那里一下,发现那里仍然毫无反应,犹如老僧入定。

真是他妈的见鬼了。

六祸苍龙心里咯噔了一下,在这个时间地点和对象面前,发生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尴尬了。他一边试着挑逗一下自己的小兄弟,一边把玉蟾宫吻得五迷三道,时间又过去好几个呼吸,并没有奇迹发生。

这种事情,书面一点的说法,叫做勃起障碍。

六祸苍龙站起身,玉蟾宫躺在沙发上,酥胸全露,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她抬眼看到六祸苍龙在穿衣服,惊叫道:“你要去哪里?”

“有急事。”六祸苍龙的脸色沉的可怕,让玉蟾宫一下子没有了大发娇嗔的勇气,直到她看到六祸苍龙提着裤子走人之后,才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说道:“喂?风流子吗,快点过来救个火……别提了,妈的,六祸苍龙他到底是不是男人啊!……”她话吐到一半,忽然发现六祸苍龙又返回来。

六祸苍龙瞥了玉蟾宫一眼,然后从沙发的角落里拿起自己的手机。

玉蟾宫就像是卡带了一般,傻看着六祸苍龙。

六祸苍龙说道:“你自便。”说完,就走了出去。


人形师看着后车座的六祸苍龙沉着张脸,今晚按道理六祸苍龙本该有个不错的夜晚,但是竟然中途退出,实在是不像六祸苍龙的作风。

“祸皇,接下来去哪里?”人形师开着车说道。

六祸苍龙坐在副驾驶席,他心里郁闷的厉害,但是这个时候,就算要看医生,也要等到明天。他扯开领口,将车窗拉低,呼啸的风吹入车内,将车内的暖气吹得七零八落。

“随便兜兜风。”六祸苍龙说道。

人形师看出六祸苍龙心情不好,于是走上了高架,凌晨的时候,高架上没有什么车,在没有监控的地方,一瞬间提上来的速度十分刺激。

六祸苍龙脸都因为夜风吹僵了,他在高架上,放眼望去就是夜幕下的城市。车水马龙,灯红酒绿,远处的地标点亮了这个大都会。然而,在这个都会之中,没有一个人是等待着他的。

高架上的路终究有尽头,人形师带六祸苍龙兜了几十分钟,他用眼角的余光瞥着六祸苍龙,没有意外的瞥见他脸上的落寂。

人形师咳嗽一声,说道:“祸皇,实在没有去处的话,我们可以去喝酒。”

“少跟我提那间酒吧。”六祸苍龙没好气地说道,但是有个人说话之后,之前的那股子寂寞也渐渐淡去。

“……那不是喝酒的地方,虽然酒还不错。”人形师淡淡说道。

六祸苍龙想起那两杯坑了自己的酒,没吭声,人形师说道:“这个时候,还可以吃点东西。”

人形师带着六祸苍龙去了间酒吧,也是时下年轻人去的地方。进了店里,就能闻到阵阵食物的香气,人形师带着六祸苍龙去了稍微安静些的楼上,点了两瓶酒之后,又叫了些吃的。

酒不好不坏,六祸苍龙也不是太讲究的人,但是吃的东西确实很不错,他这个年纪已经很少吃重油重调味的东西,偶尔吃一下,感觉很不错。

佐着东西喝酒,六祸苍龙看着人形师,这个年轻人在他手下已经工作了几个年头,平日里做事从不出纰漏,办事也十分得力。他曾经想把人形师调去做部门负责人,但是反而被拒绝了。

想起这件事情,六祸苍龙说道:“人形师,我一直想问你,前两年我要升你职的时候,你为什么拒绝了?”

“能力有限。”人形师说道,“在那个岗位上,我不一定能完成您交托的任务。”

“年纪轻轻,有的是机会犯错……”六祸苍龙说道,“为什么不把握一次机会呢?”

人形师只是淡笑着:“祸皇,人各有志……我并不是个有冲劲的人啊。”

六祸苍龙还是头一次跟人形师谈到这样的话题,他看着人形师,问道:“那你没有想达成的目标吗?”

在昏黄的灯光下,人形师露出了笑容:“祸皇的脚步,就是我跟随的目标。”

六祸苍龙失笑摇摇头,时下年轻人对企业这么忠诚也是难得。他跟人形师碰了杯子,说道:“你该不会是想要骗我加薪吧。”

人形师说:“肺腑之言,当然……祸皇要是加薪,我会很高兴的。”

他把杯中的酒饮尽,笑看着六祸苍龙。他是个俊美的年轻人,饮了酒之后带着笑容,更显得容貌慑人,六祸苍龙既奇怪他为什么不去当明星,又奇怪为什么人形师没有对象。

他们不知不觉酒喝得多了,桌上的瓶子也从两瓶变成了六瓶,六祸苍龙到最后,已经喝得有些站不稳,还是人形师单手扶着他。两个人都喝了酒,那么车就没办法开了。人形师叫了代驾,和六祸苍龙一起坐在后车座。

代驾的车技一般,但是六祸苍龙喝得多了,因为他开车的速度,半道就忍不住想吐。于是人形师又扶着六祸苍龙站在垃圾桶旁一阵呕吐,去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买了矿泉水给六祸苍龙漱口。

虽然呕吐很难受,可是麻痹着神经的酒精仍旧让人情绪亢奋,六祸苍龙揽着人形师。嘴上已经把不住门了,说了许多话,有些话他说出口就忘记了。这一路上,连怎么回到家里都不记得了。

等六祸苍龙回到家里,又趴在马桶旁吐了会,动静把家里打扫卫生的阿姨都给惊醒了。

“你去睡吧,祸皇这边我照顾就可以了。”人形师淡定的说道,就在阿姨惊讶的眼神里,他直接把六祸苍龙抱了起来。

到底是年轻人,年轻力壮。


六祸苍龙稍微清醒的时候,隐约意识到自己失了态。他穿着那身已经皱了的礼服躺在自己的床上,明明眼皮子有些沉,但是脑子里却还是兴奋着。

然后,他嗅到了米粥的味道。

用电饭煲煲出的米粥,总共也要不了多长时间,人形师看六祸苍龙吐得厉害,给他喂了胃药后,又煮好米粥给六祸苍龙垫垫胃。

他进屋的时候,发现六祸苍龙坐起身,神态有些奇怪。

“人形师,你还没走?”六祸苍龙问道。

“待会就走。”人形师说道。

六祸苍龙看着人形师坐到床前,吹凉了粥,送了一勺到他面前,六祸苍龙撇过头,问:“人形师,你到底……”六祸苍龙抓了抓头发,觉得人形师对他好得有些让人苦恼。

“不是说了吗?为了加薪。”人形师淡淡说道。

六祸苍龙不信,不过这的确是个不错的解释,他吃了几勺粥,感觉身体暖了起来。不知不觉睡了过去,等到他醒过来的时候,宿醉后的头有些疼,而从酒吧出来后的事情他都记不太清楚了。



未完

评论(6)
热度(17)
2018-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