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很缺彭

我爱彭彭!

© 涅很缺彭

Powered by LOFTER

今天脑洞了两个大纲,简直要死……这篇说不写就不写


假如当初救了南风的人是枫岫,毕竟应该时间差不多的,枫岫来到苦境后,那时候还叫天舞神司,为了摆脱追兵,荒野奔奔奔。遇到荒地里练功的南风,他知道不该旁生枝节,但还是救了。本来有伤,加上被南风的神之卷冲击,就昏了过去。
南风回头,惊鸿一瞥,看到天舞神司。天舞神司,从名字可想而知,一定穿的很有(feng)品(sao),加上枫岫散发。南风一时心动,以为看到神仙姐姐,然而救治才怅然发现是男人。
但是,在救治枫岫的过程中,南风还是知男而上了。看到枫岫醒来,就表现出非同一般的关心。枫岫十动然拒,并且准备告辞离开。
然而等他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过去十数年。当初南风醒来击退追兵,就带着他边逃边治伤,为了调动神源自愈花了很多时间和心力。十年的投入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
于是枫岫郑重的拒绝跟上来的南风。
南风:跟上你是我自己的事。
枫岫:你何必在不适合的人身上浪费青春。
南风:我觉得很适合。
枫岫:天下之大你从未见过,名姝佳丽数不胜数,以你的能力,你只要走出这片青山之外,必然拥有灿烂的人生。
南风:好,既然你让我看看这个天下,我就去看。只是你告诉我,自顾不暇尚愿奋不顾身伸出援手救治他人,这样的人天下能有几多?
枫岫:许多。
南风:如你才华出众者几人?
枫岫:不多。
南风笑了一声,转头就走出青山之外。
之后许多年,无论枫岫去了哪里,南风都能找到他。当枫岫发现这点后,就不费心搬家了。
即使枫岫也不知道南风什么时候会来。有时候喝茶时来,带来一本札记,喝杯茶就走;有时半夜来到,在地界外而不入,只有一曲清音流入月华;有时带来两坛酒,自己喝一坛,送枫岫一坛。
南风一直是初见时候的打扮,有时会同枫岫说自己去了什么地方,见了什么人。枫岫会跟他说,哪里的景色殊丽,哪里的风俗与众不同。
几十年过去,他们最后一次阔别十年。枫岫以为南风已经放下,结果有一天午后,南风随着一阵风过来,吹落了一地枫叶。两人聊了半宿。
临别时。
南风:你有想过我吗?
枫岫:我有时候也会思念老友。
南风:生死之际,我想到你。我险胜一招。你让我见识天下,我已经见过,答案依旧。之后,我会在附近结庐而居,你如果要赶走我,就同我对三掌。
枫岫这次没有回答,只是和南风喝了多年前的酒。
很多年后,枫岫走出隐居的地方,身边多了个同进同退的年轻男子。

评论
热度(6)
2018-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