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很缺彭

我爱彭彭!

© 涅很缺彭

Powered by LOFTER

【人六】面具 第四章

六祸苍龙的麻烦事情真不少,第二天捂着胃醒过来后,看到手机里有数个未接来电。有合作伙伴,有重薪聘来的高管,六祸苍龙靠在床上一一回拨过去。

等挨个交代完之后,六祸苍龙有些心累,但是这些都是功成名就的代价。如果作为一个中年男人,每天无人问津,那才是跟死了差不多的事情。

六祸苍龙给人形师留了消息,等他洗漱完之后,发现人形师回他回得飞快,已经替他预约好了私立医院的专家。

而人形师,也在开车过来的路上。

家里的阿姨给家主热了粥,六祸苍龙吃着粥的功夫,就听到门铃被按响。

人形师到底是年轻人,折腾了大半宿,现在出现的时候还是精神奕奕的状态。他冲六祸苍龙点了点头,说道:“祸皇今天好点没?”

“你看我样子像好吗?”六祸苍龙有气无力地说道。

去年的今日,他还觉得自己能再活五十年,如今被现实狠狠打脸,五十年现在得去个零头了。

人形师看六祸苍龙还穿着睡衣,显得神态萎靡,就说:“我去给祸皇拿套衣服。”

六祸苍龙点了点头,等人形师从衣柜里配好一套,六祸苍龙穿上身,再看看穿衣镜里的自己,除了脸色难看点,还是一副事业有成、风度翩翩的姿态。

这让他心情好了点,跟人形师一块上了车。

这次开车的是司机,人形师和六祸苍龙一同坐在后座。

人形师将最近的企划、公文从包里拿出来给六祸苍龙过目,两个人在去医院的路上就讨论起了公事。几十分钟的车程,六祸苍龙找到了点状态,下车的时候大步流星朝医院里走去,要进门的时候,六祸苍龙问:“你帮我挂了哪个科?”

“祸皇不是胃疼吗?”人形师说道。

六祸苍龙看了他一眼,再看看挂号处那条长龙,说道:“那个……你再帮我挂个男科。”

人形师的素质在此时展露无遗,他不露声色点头,没有多问一句。

重金之下,六祸苍龙的检查结果出来的很快。

胃疼是正常的慢性胃病,吃些药,吃的清淡,自然而然就能好;他的器官也十分健康,绝对不影响日生活以及夜生活,为什么站不起来,可能是其他地方的原因,建议做个全身检查。

全身检查出来的慢点,六祸苍龙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又让人形师给自己预约了脑科。

结果确实很明显,器官本身再健康不过,那么站不起来,就可能是脑部肿瘤的伴生疾病。毕竟是个罕见病,会有什么结果谁都不知道。

六祸苍龙气的把纸质报告撕得粉碎,也顾不上旁边还有看着自己的人形师。等他冷静过来,看着人形师的时候,才想到自己可能暴露了什么。

人形师此时只是看着他,轻声说道:“我送祸皇回家吧。”

六祸苍龙坐在车上,看着街道上不断退后的场景,说道:“这个事情,你谁都不准说,不然后果自负。”

“祸皇这句话就说得生分了,人形师知道分寸。”人形师说道。

六祸苍龙看他一眼,这个助理确实很好,不然他也不会用那么久,还给那么高的薪水。

这个时候,人形师升起豪车后座里的隔音按钮,升起的透明玻璃,让司机不会听到两个人的谈话内容。

“……祸皇也没有经济上的顾虑,不如尝试一下相关的治疗吧。”人形师又说道。

“这种事情……麻烦死了!”六祸苍龙烦躁的说,他迟迟不治的原因,还不是那位号称脑科专家的家伙,根本没办法给他个准信,只能吃药来克制继续恶化。但是药的副作用,谁知道会给他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祸皇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就算这个医生不行,也有其他的医生。”人形师边说着边动动手指,“这位师九如医生,不是刚做过一例这个手术吗?”

“一例成功。只有一例。”六祸苍龙脸色难看,“我再考虑一下……”

“那祸皇至少也服用一下抑制的药吧……”人形师劝道。

“这件事跟你就没有什么关系。”

“像祸皇这样好的老板,我当然要珍惜,毕竟现在市场环境不好,找工作也是件很艰难的事情啊。”人形师感叹道。

他这样实话实说反而让六祸苍龙笑了出来:“那你可以试试当明星啊,长得又不差。”

“那种出风头的事情,不适合我。”人形师淡淡说道。

“不做又怎么知道呢?”

“这就是人形师和祸皇的差别了。祸皇永远觉得,不做就不知道结果,而人形师既然预想了结果,就不会去做……”人形师看着六祸苍龙,那双眼睛中的神采都让六祸苍龙有些不安了,“所以,祸皇这次又何必裹足不前,不像自己呢?”

六祸苍龙愣了一下,人形师的话,的确没有错。

他只能笑着拍人形师的肩膀,说道:“好吧,这次就听你一会……只是,你不要再用那种眼神看我了,怪奇怪的。”

“这次,应该是祸皇想太多了。”人形师轻声说道。

六祸苍龙没听到人形师的自言自语,他最近一直都因为绝症而觉得抑郁,如今豁然开朗,只想好好庆祝一下。不过,时不时疼痛一下的胃还是给他提了个醒,六祸苍龙只能作罢,老老实实地回家休息。

 

接下来的日子里,就是按照医嘱开药,吃药,补身体,定期去做身体检查。

六祸苍龙在第一个月里,就不免觉得有些辛苦。

医生开出的特效药,倒是不会掉头发,只是在新陈代谢方面有些影响,六祸苍龙进了洗手间之后,往往会意识到原来自己真的已经是个中年男人,每一次的代谢过程,是比强奸还要不堪的经历。

最后扶着墙出来的六祸苍龙,犹如残花败柳,短时间之内根本不想同那个地方有再一次接触。

人形师是个十分好的下属,当疗程开始之后,就在六祸苍龙繁忙的日程里,添加了相关的医疗事务,比如回诊、检查之类。

他如果还有闲暇,就会在上班时带着保温桶。

鱼汤、排骨汤、墨鱼汤、菌菇汤、佛跳墙……一切常见、不常见的汤类出现在保温桶里,大家一方面怀疑人形师是不是个广东人,一方面不禁思考有着这样煲汤神技的男人为什么现在还是单身。

寂寞侯的秘书无肠都不免多个嘴:像人形师小哥哥这样长得好看,温柔优雅,还会煲汤的人都单着,你们这些单身狗就不要抱怨没对象了!

大家在讨论的时候,也并没有考虑到喝汤人的心情。

 

“咳……军师,午饭吃什么?”六祸苍龙直接拨着内线跟寂寞侯说话。

“除了汤以外的都可以。”寂寞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六祸苍龙还没说出口的建议。

六祸苍龙拨着汤里的小鲍鱼,深切体会着什么叫做无福消受。

身体虚弱的寂寞侯都因为汤汤水水的滋补而度过了几个龙精虎猛的夜晚,他这种身体健康的人就更不消说。

只能说,人形师这个小伙子,为了加薪实在是太拼了。

六祸苍龙喝了几口汤之后,还是没忍住全喝完了。

毕竟,人形师虽然不是个广东人,但是他是。

 

结果就是,六祸苍龙夜晚十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他打开手机,发现玉蟾宫在朋友圈里聊骚,更是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思来想去,六祸苍龙只能穿起衣服,自己开车来到了一个没想过会第二次踏足的地方。

意外的是,门口的小妹竟然还认识他,只是没了那个热情的邀约,而是摆摆手让他快点进去。

酒吧里仍旧放着迷离的音乐,脱衣女郎此时正在钢管上旋舞着,每个人都在隐秘的地方喁喁私语。六祸苍龙环视一周,最后还是来到了吧台面前,那个戴着妖异面具的酒保并不在这里,六祸苍龙顿时失望。

他是来找那个家伙的。来找他解决生理问题。

就当六祸苍龙打算转身走人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拉住,拉他的人打了响指,酒吧里的灯光随着他的响指耳边,在酒吧不远处的地方,登时成了个舞池。

乐声变幻,六祸苍龙感觉到自己的腰间被人环着。

六祸苍龙一挑眉,打算给这家伙一点厉害瞧瞧,却听到熟悉的声音。

“客人,又见到你了。”

灯光一闪,六祸苍龙看清了那张眼熟的面具,面具上有一个甜蜜的微笑,搂着他的人声音透过面具,听起来低沉而有些发闷。

“我还在想,你大概不会再来了。”

他轻轻拍了一下六祸苍龙的领口,不知什么时候,一朵蓝色妖姬别在六祸苍龙的领口位置。

输人不输阵,六祸苍龙一扬眉,在跟着人舞步的时候,他手一揽,拥着酒保的腰,说道:“只一晚,你就这么想我?”

那人低声笑着,他引导着六祸苍龙向着舞池边缘去,“不如说说,先生为什么又来了?”

六祸苍龙开门见山:“需要你的服务。”

“乐意之至。”


明明没有开车,但是总是被屏蔽的祸皇=。=

评论(3)
热度(20)
2018-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