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很缺彭

我爱彭彭!

© 涅很缺彭

Powered by LOFTER

墨武17

这周其实没啥槽可以吐,因为上周的自焚已经太过于不和谐了。刷新世界观的我,有了更温和的视觉来看待金光。

自焚殉道什么的,听上去好像铁骨铮铮、不畏强权、自我牺牲,但是尚同会的目的只是为了接管天门,对于病患一般是采取隔离加上寻找方法解救,而对于魔兵,从尚同会的角度好像没有留着过夜的需要呢。

从一开始的反对接纳到现在和魔兵一起自焚,天门和尚的心路历程迷得一如黑洞,兴许是这般面目可憎、浪费粮食又有杀人前科的魔兵有别样萌感,只是我辈愚昧无感。颜控的我不禁对他们肃然起敬。

一开场的尚同会VS锦烟霞、梵海惊鸿,似乎金光要塑造一种被逼无奈大开杀戒的苦逼二人组,但是我看的时候,只觉得大快人心。菩提神教的教义似乎是菩提尊的佛魔皆可度,于是金刚尊贯彻菩提尊领导思想的天门就成了菩提神教重点保护机构。

这两个人的言语不免太过自说自话,站在自我角度粗暴直接的跟尚同会干了起来。所谓【佛身魔,魔心人】的解读特别好笑,在梵海惊鸿眼中的佛身魔只是因为亲近菩提尊,接受了他的思想,于是刚开始和魔世一起打进金光塔的行为就被遗忘。因为反省了过错,于是过去的罪过就能够被洗清,说真的,就好像是某某投毒犯说我在看《复活》,我意识到我的错误了。早干嘛去了呢,洗内。而所谓的魔心人,从始至终加入尚同会只是为了驱除魔祸,控制魔瘟,哪怕是在玄之玄的操控下,针对了天门,他们本身却真的只是中原的复仇者和保护者,希望魔兵付出代价,希望过往的伤痛能够被罪人的血抚平。他们是魔心人吗?他们只是一群伤心人而已,只是在这时候,他们看上去像一群贱人,这就是导演所给的视角。


欲星移势必会不断的靠近俏如来一干人等,成为九算中的突破口,以上。

玄之玄已经从借用中原群侠的力量,到让自己的手下渐渐浮出水面,可见得意的日子不会太长久,毕竟一手牌的人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而牌面尽显只是失败早晚的问题。我一点都不会奇怪玄之玄以后会跪,希望他能干脆的领下便当。毕竟横竖都是十块钱便当,隔夜了就不好吃了。


俏如来和赤羽先生两个人能在一起真是太好了。就像剑无极之于雪山银燕一样,总有一个人会坚定的相信你,认为你还是棒棒哒。因为赤羽先生在,显然俏如来已经忘了自己是如何被打脸的,横竖都赖别人就对了,默苍离是对,俏如来也是对的。无论他怎么在公审丢脸,俏如来也是坚信自己刷着史艳文的信用卡,照样还是有人信任自己的。确实,我也相信有人还相信着俏如来,是啦是啦,你有外挂你说话。我都快不认识相信这个词了。

每一个人都想当英雄却又不想负责任,这种话跟默苍离如出一辙,高高在上的站着,俯瞰着一帮贱民。悲天悯人的慈善心理,过去来中原搞人体试验弄出炎魔的赤羽先生能理解他,这个并不意外。祝你们幸福。


风花雪月里的三个男人依旧基着,雪小姐一副官方发糖,糖里藏刀,已经萌得一脸心塞,急需抢救的样子。

我真的可以理解雪小姐的,虽然她品味真的很差。月从前是个善良爱抱大腿的怂货,后来变成了一个尽管文盲可仍旧爱好文艺装逼的定时炸弹。三角恋呢,三角恋呢!我觉得雪小姐的内心一定在说着,一脸心塞的我要如何解救一脸脑塞的你,只能希望你的基友能够打醒你,打在你身,痛在我心,我先替你痛一下!

花此时我反而有点同情了,一个喜欢妹子的娘炮,半弯不直,一脸缺爱。深深嫉妒着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月,压一盒巧克力,他不敢拉着雪交合渡气。一个基佬的他要怎么看着妹子硬起来呢。


剑无极和雪山银燕相关依旧不吐槽,脏键盘。

金光还是保持着线少的优势,快节奏的在八十分钟里顾及到点点面面。这是金光少数的亮点,问题是内容能不这么反人类吗?

我想大概是不能的。

嘛,我能跟一个明明是自己塑造了反派,却把反派扔在垃圾桶边的导演说啥呢。

如此较真又是何苦,不如肝一发Love Live吧。

PS:某人,你的世界一定要是彩色的啊,世界如此美好,怎么能黑白的看着它呢!

PSS:玄之玄真棒,我要给他织一打毛衣!

评论(2)
热度(4)
2014-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