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很缺彭

我爱彭彭!

© 涅很缺彭

Powered by LOFTER

墨武18+开天记32

这周玄之玄的剧情还不错,虽然出镜少,但是也还是坑到金刚尊了,效率可见一斑。不过金刚尊连这么简单的计谋都看不出来,感觉已经吐槽不能了,人家就是这么蠢,你还能说啥。谁知道金刚尊会不会死呢,死了的话,玄之玄添一笔血债,不死的话,玄之玄多一个把柄。

关于墨家九算是阴谋家的事情,怎么在俏如来这里,就成了大家都默认的事情呢。人是他担保的,现在又变卦,担保人的性质他是不是不懂呢。人有问题,难道没有担保人的责任吗?他持之以恒的说玄之玄是阴谋家,倒是讲讲他当初被打脸的事啊……是谁指认玄之玄是黑瞳,结果人家胳膊上没有骨痕,然后恼羞成怒要杀污点证人啊,倒是说说看嘛。军长是老二跑不掉,不过他跟俏如来的对话,感觉反而成了破绽,他的反应根本就是我知道玄之玄有问题啊,但是关我屁事的感觉。

剑无极和雪山银燕这两个人我其实是不想吐槽的,因为真的很恶心。他们就是这么无耻,江湖仇杀直截了当,他们也好意思说这种话。一方面自诩伟光正,一方面又干些low逼的事情。杀魔兵的时候他们在哪里,魔瘟死一大片的时候他们在哪里,该做的不做,倒是好意思在俏如来犯事的时候来走江湖仇杀的路子。也是因为这边的武林人士都是一帮无脑的贱民,不然这种人在江湖道上混,迟早乱刀砍死。所谓江湖道义,他们懂多少?既要立起牌坊,起码也干点守节的事情。

欲星移和玄之玄的谈话,算得上这周最有水准的谈话了。虽然我知道欲星移估计过段时间也不能好了,他退出九算,保住锦烟霞一干人,坏了玄之玄的好事,玄之玄心塞之余,还是给了他面子。一方面是因为欲星移是他担保人之一,不宜撕破脸,一方面也并不希望直接把欲星移推到对立面上。

欲星移说是说不会让自己保下的人给玄之玄添心塞,但是显然,锦烟霞和梵海惊鸿是省油的灯吗?他会不断的被推向所谓的正道,直到跟玄之玄对立。

之所以说这段话最有水准,是因为一没有秀下限二没有秀脑残,两人暗潮汹涌,各自握有底牌,各自保留一点情味。

其实我想说的是,玄之玄赛高(*/ω\*)

风花雪月好像没啥可说的,就像锋海剑夺一样没啥好说的。

过往秘辛不给你上锤,剑客们走秀一样秀时髦值。

感情戏还是那么的烂,没有深情没有撕逼,有的只是就是仗着你爱我耍不要脸。没有情侣,有的只有一个个备胎和备备胎,估计以后还会有云备胎。


=================================================


因为这周看了霹雳,顺带说一下。

这周的一集,节奏感觉略微有些仓促,不过该讲的主线还是讲到位了,支线就潦草了一点,轻描淡写两笔,有些连过场都省了,搞得我还以为我中间是不是漏看了。

这周最大的感觉就是燹王太作。也不知道他是反射弧长,还是就是这么蠢,上周他的那句要光明正大不违良心的取得苦境,简直是成了2014年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素还真要是在,难保不呵呵两声。当王能当到这份上,君权还认为他是值得侍奉的君主,除了真爱,感觉好像没有第二种解释了。他连这周要收拾阎王的举动,都顺带变得好笑了,早干嘛去了呢,现在就都是阎王的错了。真贱人固然可恨,可是这种既要周全情义又要周全义理的行为没表达好就成了又当又立。

素还真的线真的挺好看的,真正是有推动主线剧情。这周最喜欢的一幕,是齐天变为了保护素还真被人各种扁,而当素还真脱险之后,他特别可爱的跟素还真邀功说,我的酒一滴都没有撒。而素还真之后,更愿意把送阴冥八盅这件事托付给他,而他也的确不负所托。和最开始的齐天变相比较,这种变化非常美妙,一个小无赖因为素还真的肯定和教化,变得愿意付出也值得托付。这种成长真可爱!另外,素还真引发了妖市灾变,导致了人员死亡,看剧透的时候还可以笑着跟朋友说素还真又找事干了,他不找事干,霹雳哪来的钱去拍电影任性呀。但是真正看剧了,素还真束手就缚,被拉拽着游市,被人投掷石头,他未必没有法子脱出,只是他确实是觉得对不起死去的那些人。而他取得阴冥八盅,也只是因为他认为这桩佛缘可以消弭六王之祸,他来妖市的目的也就是为了能够制止鬼方赤命。有些事情,哪怕初衷是好的,也不将生命的重量轻贱,为了多数人而牺牲少数人,这种话永远不要义正言辞的说出来。这一部分都看的很舒服> <!

妖市的献刑传统应该是为了鬼方他干爹的封印,不知道跟妖市的双生子忌讳有没有关系,既然过去提了,我觉得可能有关。干爹解开封印了,可见大BOSS也要浮出水面。

霹雳最近似乎有把线收了点,尽管支线很多,但是红冕与妖市,阎王和绿王,紫王家的家事等之间都渐渐收拢靠近主线,希望下一档能延续这种好的现象。

方妹和笋哥哥的撕逼大战到底何时是个头,下档片头没看到笋哥哥,他果然是酱油了吧。心疼他,其实他只是要捧方妹的说明书吧。


==============================

有些人说我是X家人,我压力大,我要做我自己快意恩仇,他心不甘情不愿的去做利国利民的事情,然后理所当然的享受着英雄的名头爱干啥干啥。也有些人,说我是X的儿子,我是X的徒弟,我要继承他们的意志,balabalabala。前者是被半推半就的成为英雄,后者则是忍辱负重的英雄,艰难的寻求证据想要扳倒坏人。

可是呢,当魔瘟爆发的时候,后者知道源头却不愿斩断源头,前者则在儿女情债中纠葛,他甚至不想结婚,可他又不愿意看着姑娘结婚,也是醉了。

很有意思的是,被称为英雄侠客的人,眼中却没有人。他们有的,始终只是眼前的一个人,一个具体的坏人,此外再也没有人了。所以,魔瘟爆发的时候,俏如来想着的是如何扳倒玄之玄,而不是说出源头,阻止魔祸,你可以说玄之玄如果势大不好铲除,可是这样的话,魔瘟的患者就该死吗?还是说他们是被牺牲的那一小部分人呢?雪山银燕永远只在想起兄弟时最有兄弟情义,除此之外,他还有什么?

X家的名声算是废了吧。


评论(6)
热度(5)
2015-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