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很缺彭

我爱彭彭!

© 涅很缺彭

Powered by LOFTER

墨武28

我又成功攻克了一集金光,我真棒!

我觉得这一集里的九算老二和雪都是可以裱起来的人物,其逻辑之神、槽点之大,怒甩了其他人几十条街。


雪是王金艳女儿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这大叔长得不差,这么大年纪过去把妹生女儿其实挺正常的。而他选择自己女儿当傀儡更是可以理解,毕竟傀儡还是亲的好啊!

这周的剧情,雪徘徊在两难之中,一切的行为都在告诉大家,背叛了友情和爱情她是超内疚的!但是她没有选择!她老爸再是个混蛋!也是她的混蛋爸!爸爸说你去背叛你朋友吧,我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于是她就没有选择了!你相信她不爱月吗?怎么会呢,她已经转身黯然了,你怎么能相信一个转身的女人说的话是真的呢。更何况,金光定律,月这样的人是绝对有一个像雪一样的女人爱着和爱着他的!就像凤蝶爱着剑无极,霜爱着雪山银燕!这是必然!

目前看起来就像是每个人都在甩锅,月和风指责雪为什么要利用花,雪把锅甩回给月:真正杀他的人是你啊,雪又对风说我最不愿意伤害的就是你。让人不禁感叹,你们当初干事都是不经脑子的吗?

首先月和风指责雪利用了花痴的爱,但是怎么说呢,花本来就是想:踩在他人的尸体上,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出任道域CEO,走上人生巅峰,他的确是爱着雪,为了雪痴狂,可是一步步谋算下来,哪怕是因为爱,他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这都是一个人的自我选择。他也可以选择虽然爱,但是保有自己的节操与风骨,但是事实上他就是一个很阴狠的人,为了自己的目的在所不惜。雪的确是利用了花,可是选择从一开始就存在了,放弃亦或是不放弃,在无损自己的基础上,花做出了选择,那么死也是应该的,这点你还真不能怪雪。

当一切揭盅的时候,你就发现雪的演技是那么的拙劣,她之前没暴露,只是因为她什么都没干,或者在编剧所说的台面之下干了,这个要是观众能发现线索那还真是……奇了!

她现在悲伤、难过、痛苦、纠结,面对风和月的指责,哪怕叫个名字都能让她悲从中来。啊,大妹子啊,要是心理脆弱,就不要当卧底了嘛。神马,你爹逼你做的啊,别犹豫,你一定是充话费来的,赶紧断绝父女关系吧。当然善良的雪是不会这样子的,父女天性怎么能为了外人割舍呢,于是父亲叫她杀人她就杀人,父亲叫她放火她就放火。真是个可(nao)歌(zi)可(you)泣(bing)的孝女啊……。

所以雪黑化已经不算噱头了,因为她还是那个她,面对三人纠葛束手无策,一直不知道干啥,也不知道即将干啥,反正她的道路就这样了。所有加诸在她身上的设定都是放屁,无论能不能拳打南山、脚踢北海,雪就是这样的一个雪,她脆弱的内心显然无法肩负自己的戏份。无论她做了什么事,她都是一副自己才是被蹂躏的那个的表情,无奈啊、心痛啊、纠结啊……唉,承认自己真的是个没底线的人有多难呢。


然后就是军长了,这周他的戏份是和王金艳约了一发。

接着我就被信息量给震惊了,原来儒道释都建国了啊,难怪我说现在中原凋敝成这样,青少年文化水平底下,品德败坏,原来都是因为这帮人都建国了吗?!是对中原的民智开启绝望了吗?单独的以儒、以道、以释建国真是件无比扯淡的事情,算了这都是设定,设定啊!

然后呢,军长的理想是建立一个以墨为主的墨之国度。当王金艳说出兼爱非攻,世界和平的时候,我觉得编剧可能是去看了下维基百科,但是显然连找篇文言文看看或者读读论文啥的功夫都欠奉。当然我懂的,编剧们只是借了个时髦的设定而已。哇,失传的学术流派噜!哇,最早的科学启蒙噜!哇,连兵法战法都这么懂噜!墨家一定是万能的吧!

好吧,重归设定,军长要建立一个墨者的国度,且不说他是不是真的会不分贵贱举荐贤人为官,也不说他是不是真的会选一个智慧、贤明的人当天子,更不说他是否人人平等,人人兼爱,不兴战祸。就说他在苗疆这么多年,究竟干了些什么……。

他没有推行墨学,王金艳来了才搞定……他一直都在镇守边关呢……还是说他认为历届苗王都是他所等待的贤王?

现在王金艳用建立墨者国度来诱惑军长来帮助自己,进行政变……惹,你看人家十多年都不在乎,今天会在乎吗?!

不过我看军长似乎还挺心动的,只不过王金艳这个人信用度太低了,基本上只有傻逼才信他吧。

这设定的槽点真的挺大的,我真的不大能接受,可怜的墨家,我还要看看它要躺多少枪。话说儒家的国度,难道是羽国?

你们真是太歧视法家了,无法怎么立国,法家的快站起来啊!!其实你们不造吧,神秘组织法家早就默默渗透各国了呢0-0


这周我觉得玄狐真的可以叫做剑男人了。

虽然俏如来跟废苍生的对话打了马赛克,但是根据之前种种暗示,玄狐真的就是个剑男人吧。

比如之前开磁力气场的时候,他一下就摔了个大马趴;他怎么打都打不死,废话,他又不是活人,只要剑不断,当然就可以回过气来吧;为什么九尾风华会选择他呢,当然是种族相同,性别不同,异性相吸啊!虽然不是女人,但拟人了估计就是个剑女人了,被剑男人勾引不是很正常吗!仔细想想玄狐每次都操着九尾风华去砍人,也是蛮糟糕的。

玄狐之前的行为,可以理解他是在自我进化,那些剑招砍在他身上,就像是铁匠的铁锤一样,每一道伤痕都让他记住别人的招式。所以他本质跟剑客其实没几毛钱关系。

所以你们为什么不试试看把玄狐弃尸在火山里呢!!!弄不死试一下也好啊!!!或者丢到铸剑炉里!!!!说不定就刀解了呢!!!说不定可以流出一大票的材料可以赌刀呢!!!!!!

这种挖魔世墙角的感觉多好啊!


天门的鬼打墙还是很烦,不过可以感觉到控制时间实则是打乱记忆,通过钟声给予人暗示?

他们的圣战对象谁知道是谁,反正这条线看的巨烦!


小天使没啥戏份!感觉便当之路遥遥无期啊!天哪!我觉得我给自己挖了一个好大的坑!

_(:зゝ∠)_



评论(3)
热度(5)
2015-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