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很缺彭

我爱彭彭!

© 涅很缺彭

Powered by LOFTER

m一段



死去不久的人,手还是柔软的,只是摸着冰凉。全然陌生的面孔下,却是一个应当熟悉的人。

欲星移不免心思复杂,手指却连点了尸身上的几处死穴。

有一句话,置之死地而后生。

玄之玄吐出了一口气,本来该流出的血也从衣料中渗出。欲星移替他止血,却被他以陌生的面貌抓住手,他低头见玄之玄嘴唇翕动,意会低下头,凑近听如蚊声般的轻语。

老五,玄狐,鳞王。

三个名字拼凑出一桩阴谋,也成了将死之人的保命符。

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他日后也得问他,凭什么敢赌这一线生机?


伤好的不算快,毕竟是濒死的伤势,从昏迷中醒来就是数日,等到死里逃生,能自由言语,已经是过了半月。

为什么敢赌?看到老五之时,我已想到谁是幕后执棋之手。

若尸体到不了俏如来之手呢?

他既然见到了执棋的人,定然追的来。而他,能信任的,可以确认我生死的人,只有你。

谁也想不到,你会把最后的生机寄托在我身上。他遥想早年,玄之玄同他说,影形随意改变形体,体中内脏与常人有异,修炼至顶峰的影形,往往有一招假死之招,封经锁脉,气息全无,濒死之时可以使用博得一线生机。

玄之玄笑了笑,说明你作人成功,值得托付。

被你认为可托付,我也是作人失败。

他们四目一接,欲星移失去了谈兴,就起身别了伤者。

玄之玄不止一次,目光让他坐立难安了。


玄之玄能走动的第二天,就没了踪影。

他原本就是最适合黑暗的人,现下也不知是在哪个阴暗角落舔伤。手下被人策反,势力一蹶不振,纵然恢复元气,钜子之争也已经大势已去。

欲星移并不担心玄之玄兴起什么风浪,在九算之中,玄之玄纵然不是什么好人,至少也是个讲究规矩的人。而睚眦必报的个性,即便出手,也是会对付老五。

到那时候,想必玄之玄自然会来找他。


无声步是影形人人皆要学习的技能,玄之玄自然也会,隐于黑暗中时,他的来去都如风过无痕。

他来时,梦虬孙刚同欲星移置完气,鳞族血脉至尊不过是龙,梦虬孙身负龙脉,按血统最适宜接掌王位。这年轻人最厌恶血脉之尊,即便是要当王,都忍不住愤怒起他们这帮子特权。一顿脾气发下来,事没有什么大事,只可惜他一套的好青花。

玄之玄站在阴影中同他说,你是乐在其中。

他现在暗处时,往往都少了分人气,死过一次后,更添了鬼气。

欲星移没想接他的话茬,转而说,你比我想象中更沉得住。

如果你我易地而处,你会比我更沉得住气。玄之玄自嘲一笑,你以为我还剩下几分余力?

三分。

一手栽培的门人倒戈,纵然有忠心的人,失去庇护还能剩下多少。

那你还有脸来与我寻求合作?

影形有自己的脸吗?玄之玄都笑出声了。

欲星移说,别人脸也不能随便丢。

玄之玄却还在笑。他和过往有些不一样,毕竟死过一次的人,难免有些改变。倒没想到,你今天有心情同我说这么多废话。

欲星移说,看来是我做人失败。

被一手栽培的门人背叛,我回去便不禁想,我可有薄待他们。钱财,地位,我自问我给出的,老五并不能给他们更多。玄之玄从阴影里走出,鞋跟叩在地上,他隐在黑暗中的半张脸尤为姣好,他弯了唇,老三,你此刻的表情很有意思。

老七,我知道你牵挂老五,这种爱好私下保持就好了。欲星移咳嗽了声,玄之玄又说道,换个角度思考不失为一种方法。

玄之玄又融进了黑暗里,他似乎达到了今天的目的,也不再和欲星移拐弯抹角,试探着彼此余力。

和他静悄悄的来一样,玄之玄轻悄悄走了。临走前,却又多问了句,和年轻人交陪愉快吗,相识十数年,不曾见你那么笑过。





评论
热度(5)
2015-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