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很缺彭

我爱彭彭!

© 涅很缺彭

Powered by LOFTER

心之所向,即是永恒——谈一谈奇人密码

一直都希望能够尽快看到《奇人密码》这部电影,看看霹雳在这部电影上会给人怎样的惊喜。而真的通过网络上的资源看到后,说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只能通过网上购买DVD来支持奇人密码,而不能在电影院,更进一步感受它的画面所带来的美好感受。

《奇人密码》有许多可以称赞的地方,精致出色的画面,轻快的故事节奏和细腻的人物塑造,这些结合讲述了一个虽然在他人看来可能老套,却非常温暖向上的故事。

 

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呢?

关于人与自然,关于人心灵成长。

父亲蒙冤而亡的青年张墨,带着十六岁的妹妹和父亲的遗物机关木头人阿西,为了寻找阿西的动能而从长安千里迢迢来到丝绸之路,楼兰是他们的第一站,曾经机关术盛行。因为在楼兰的比赛,张墨结识了楼兰王子,得知了罗布族残害楼兰子民,也得知了阿西的动能希望在罗布。

他们的旅行被电影娓娓叙来,电影有两条线,一条主线随着故事缓缓被揭开,有人为了自己的野心而摧残自然,有人则守卫着养育自己的一方水土,人与自然的冲突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存在的。一条支线随着张墨兄妹两人的抉择而告诉了我们,心之所向,即是永恒。事物存在的价值,由心界定,而不是楼兰王子所说的力量。

 

一个感情细腻的故事,需要丰富的细节来展示。

而《奇人密码》无疑做到了这一点。而也的确看了些年布袋戏的我,也深知这些能被做到有多不容易。

《奇人密码》中,库尔勒村落、楼兰国都,这些都是由工作人员自己搭建。我并没有专门去考据,但这些具有地域风情的事物在我看来,还是非常符合故事所发生的背景——丝绸之路。而故事发生在汉朝,我很高兴的看到王子呈给楼兰王的奏章是竹简,而不是纸。而张墨所使用的记载机关术的册子,和飞鹰传递消息的都是用皮,这些细微处的用心让人感受到了制作的诚意。

在拍摄上,《奇人密码》做到了一件很难得的事情。3D特效、动画场景与木偶近乎无违和的结合在一起,为了达到这种效果,曾经在布袋戏剧集里经常使用的面部特写拍摄极少出现,更多的是远景与侧景相结合,将木偶同画面的冲突所减弱。除了极少画面中,为了营造画面的冲击性和故事的可看性使用正面,而产生了一点违和,但瑕不掩瑜,在镜头处理上,已经能看到拍摄的巧思。

也有被推荐的、并没有看过布袋戏的朋友困惑,为什么一定使用木偶,而不是动画人物呢,因为霹雳公司本就是为了推广布袋戏文化,才将偶与动漫这种已经被大众接受的事物相结合,希望能让布袋戏被更多的人认识与接受。

如果我不提示,他们肯定不会相信,电影中角色流畅的动作,是操偶师用手操纵完成的。

阿西的打斗中跃上空中的利落动作,神女在祭祀中柔美的舞蹈,在之前的布袋戏剧集中,这样的平地动作少之又少,因为其存在技术上的难度,正常剧集的拍摄,很难保证这些不穿帮,而电影却将它们做的这么好。

电影中还有个让人会心一笑的景中戏,在作为背景的皮影戏,一共出现了三次,第一次是主角一行初到楼兰,皮影戏的内容还是比较传统的大战年兽。第二次、第三次已经随着剧情的推进而变成了阿西大战朋巴和阿西群战众人。这点内容,同样也是和剧情相呼应,代表着木头人的阿西渐渐被世人所认可。

 

当然,《奇人密码》也并非没有缺点。

首先,受限于布袋戏的场景创作,故事都是发生在固定的场景中,没有一种电影进行中的空间流动感,人物从一个场景切换到另一个场景,尽管这些场景都是辛苦搭造的,但是在没有背景路人的场景中,画面会略显呆滞。

其次,在爆米花片霸占院线的当下,《奇人密码》缺少一个吸引人走进电影院的要素“燃”。它的故事娓娓叙来,虽然也有两段活泼轻快的内容——张墨武斗大会进展顺利和张彤畅游罗布族,但是缺乏足够吸引眼球的大场面。没有爆破、没有轰鸣,神女祭祀时的唯美也只是让人心中赞叹美丽而不够震撼。《奇人密码》对观影观众的年龄层定位较低 ,可是木偶为主想必也让一些孩子望而却步。

最后,配音方面,电影使用了闽南语、台湾国语以及其中罗布族人使用的语言。闽南语与台湾国语的交杂,让老戏迷感到不适应,又让不懂台语的观众难以理解,尽管配音演员的台词感情已经到位,但仍有很多人因此无法欣赏角色的念白。 



 

以下包含深度剧透,请酌情观看

 

一部电影,无论它画面如何精致,特效如何惊人,真正的灵魂所在也只会是它的故事。

《奇人密码》的故事乍看非常简单,一对兄妹为了寻找剧情关键物品“万鹊”而来到丝绸之路,途中遇到女贼卡蜜妲,三人来到了楼兰,卡蜜妲怂恿张墨参加武斗大会,张墨胜出,从王子那里得知做下坏事的罗布人和“无染之心”。妹妹因为被罗布族少年儿道兹误伤,为了治伤被带到了罗布族,得知了罗布人的苦衷。于是在张墨、王子一行被沙虫攻击,误入罗布族地方的时候,向哥哥恳求不要伤害罗布族。哥哥出于对妹妹的爱,最终放弃对能源“万鹊”的追求,这时候却是王子来攻击罗布族,开始了最后的大战。

这样流水账的描述,就可以概括《奇人密码》的故事,但是电影并非仅仅如此。它在故事进行中,加入了许多细节,来填充原本简单的故事。

《奇人密码》故事的主角为张骞的后人,就剧情中给出的线索,在他年幼的时候,父亲因为机关人阿西被奸人所害,背负冤屈,他自己家破人亡,所拥有的只剩下妹妹张彤和机关人阿西。张墨此时已经知晓人事,父亲的被害,也在他的心中刻下伤痕。

电影的开篇,张墨和妹妹已经来到了丝绸之路上的库尔勒村落。为什么他们要来到这个黄沙漫天的地方呢,因为阿西的“万鹊”随着时间渐渐衰弱,所以张墨希望在祖父获得“万鹊”的丝绸之路上,找到让阿西继续行动的能源。

在这里,因为一场赌金的争斗,让女盗贼卡蜜妲注意到了兄妹二人(镜头出现卡蜜妲的衣角)。她也通过一起事件,顺利的混进了这行人之中。他们在行路的途中遇到了攻击水坝的罗布族人,张彤也因拦截罗布少年儿道兹而脚上被沙虫咬伤。晕倒、受伤的兄妹因为得到了楼兰王子的援兵而获救。(而在此之前的镜头,卡蜜妲则让飞鹰传了封密信,联系后面的剧情,王子应该是收到卡蜜妲的消息而驰援)。

他们来到了楼兰,在卡蜜妲的说动下,张墨参加了武斗大会。因为通过武斗大会,既可以让世人肯定阿西,又能通过楼兰王的要求而获得更大的帮助来寻找“万鹊”。在颁奖的时候,楼兰王子安罗伽同张墨搭话,通过交流机关术和“无染之心”的消息,说服张墨,让他请求楼兰王派五百精兵,进攻罗布族。促使张墨做下决定的,是因为张彤被儿道兹带走,担心妹妹安危的他需要借助楼兰王的力量。

他们来到了沙虫的聚集地,却遭到了虫群的进攻,张墨没办法放弃妹妹,于是在缠斗中落入了罗布族居住的地底,遇到了被神女说服的张彤。张彤让他放弃寻找“无染之心”,在张墨的犹豫下,妹妹泪奔离去。

在祭祀的当天,发现罗布族就在地底的安罗伽来袭。安罗伽杀死了族长和勇士,在勇士和自己坐骑沙虫的死亡中,张墨回想起了最开始自己为了护住阿西,在受伤时沾染的“万鹊”。在张墨的身体里也有一半的“万鹊”,借由这个最后的力量,阿西夺回了“无染之心”。

大地因失去“无染之心”而崩裂,张墨带着“无染之心”沉入地堑,安抚了这一方天地,维持阿西的“万鹊”被送入了张彤的体内,正好对应了当初兄妹之间的玩笑。(张彤:哥,我和阿西掉河里,你会先救谁?……我会先救哥。)

其中,塑造人物个性的细节相当之多。

作为主角的张墨,为了有一个完整的过去细节,张墨一共有三个偶,张彤未出生时的幼年张墨,与张彤相依为命的童年张墨和青年张墨。

幼年张墨与童年张墨分别带出了一段回忆,都对其选择有一定的铺垫作用。

幼年张墨曾经问自己的父亲,假如有一天阿西不能动了,怎么办。父亲以彩虹做比喻,眼中的彩虹终究会随着天气而消失,而人心中的七色彩虹则永不褪色,点出了兄妹一行的支线核心:心之所在,即是永恒。

曾经执着想用阿西为父亲的冤屈翻案的张墨,在明白这个道理后,放下了自己的固执:阿西终究有一天会不能动,不能在世人眼中证明意义,然而对于阿西来说,他的意义一开始就是由兄妹的重视而存在的,世事会改变,而心之所向,才是永恒。

带着这样心境的张墨,才会做出放弃“万鹊”救活妹妹,带着“无染之心”沉入地堑,让楼兰不至于毁灭的选择。

童年的张墨则是在回忆中,陪伴着妹妹生活在长安近郊。兄妹相依为命,两人被调皮的孩子追打时,妹妹会为了摔倒在地的哥哥而挥舞着棍棒冲向那些坏孩子。奶声奶气的说,谁欺负我哥哥,我就打死他。

无论阿西多么重要,也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回忆,在张墨的心中,永远是自己的妹妹最重要。他可以为着生病的她去求遍长安的医生,也愿意背着腿受伤的她求遍楼兰的医生。

在故事的点点滴滴中,兄妹深厚的情谊被完整的勾勒出来。

而在《奇人密码》中,营造故事冲突的反派也并不单薄。

安罗伽作为大反派,一开始还是以高傲而相对正面的形象出现。

他在驰援水坝中救助了张墨兄妹,又邀请张墨参加了武斗大赛,甚至对张墨提供了“无染之心”的消息,而他出兵罗布一开始的目的都似乎是要为被灭村的村落报仇。

让安罗伽形象大转弯的一场戏,是他打开密室,出现了数以百计的机关人塞纳坦。“我将掌握这世间的永恒”一句话将野心展露无遗,而这一转变,故事从他出场时就已经铺垫——楼兰境内的足以被做成机关人的木头已经被砍伐完毕,这些消失的木头显然都成了他密室中的塞纳坦。

安罗伽的设定中,心机深沉这一特点也在电影的细节中展露无疑。当卡蜜妲出现在张墨兄妹身边时,他就开始了自己的布局,利用张墨希望世人肯定机关人阿西的迫切心情,让张墨参加武斗大赛,而他的目的,是为了让这个无名小卒替自己说出征伐罗布族的要求。而张墨也的确如他所愿的,在儿道兹的刺激下,向王提出要求,救出自己的妹妹。

而如果张墨并没有因为这一插曲答应呢?在电影中有一细节,张彤的门外有两个值夜的楼兰兵,他们的任务本来只是护送张彤回到客栈,为什么还会停留在这里值夜呢?联系到之后卡蜜妲真实身份的暴露,只能说,这时的张彤已经在安罗伽的掌控中,只要他下了命令,那么卡蜜妲变会让张彤变成人质。

张墨兄妹的动向,就在卡蜜妲的帮助下,牢牢被掌握在安罗伽的手中。

这样一个大反派,他的目的是如他所说的,拥有力量,掌握世间的永恒。而根据电影所提供的线索,这位一人之下的王子,虽然拥有王子的身份,但是楼兰王仅仅是他的叔父。叔父掌握着楼兰的权势,而安罗伽父亲“靠拳头打江山”的那一套则被摈弃,当楼兰王说着楼兰的改变时,隐约能看到安罗伽的轻蔑、讽刺,在他的心中,也始终坚持着自己父亲的理念“力量才是一切”,“没有力量连拥有的资格也没有”。为了证明这一点,安罗伽要将所有的一切都踩在脚下,用力量征服。

在电影中,还有一个灰色人物,卡蜜妲。她虽然是王子掌握张墨一行人的夜咽,却也是会在张墨醒来就查看阿西,忽视张彤时,大声斥责他还有没有人性,都不关心自己妹妹的腿要废掉了。她虽然在罗布族危难的时候,挟持了神女,让安罗伽得到了“无染之心”,却也是在安罗伽下命令一个不留神时,切断神女的绳子放她逃脱。

原本明媚爱笑又精明的卡蜜妲,在背叛众人后,只会在被询问目的时,低声说一句,我只是为了我自己。

在她的背后藏着一个故事,会让原本心性不坏的她甘心成为安罗伽王子的手下。我想,如果奇人密码能够继续下去,一定能够渐渐看到她背后的故事。

 

在这样一个温柔细腻的故事中,台词和细节勾勒出主角们丰满的形象。

当故事走向尾声,张彤已经成长,她骑着骆驼,带着哥哥留给她的阿西,走着还未到尽头的丝绸之路。

《奇人密码》讲述着一个关于成长、自然的故事。一个故事仅仅是故事,而许多的故事则构成了一个世界。古罗布的谜底已经被揭开,在张彤的前方,还应该有许多故事等待着她,等待着一个故事长成一个时空遥远的幻想世界。

 

 

关于情怀


 

无论谁看来,《奇人密码》的题材都并不讨喜。第一部的故事发生在楼兰,一个已经湮灭、徒留传说的地方,台湾究竟有多少人会在意这个地方,我觉得票房很能说明。

更何况,霹雳还选择了一个不会说话的机关木头人作为主角之一。这个不讨喜的主角之一,能贡献的似乎只有酷炫的操偶,和把玩他铆钉钉上的眉毛。但是在故事里,它是张墨父亲的遗物,是张墨极力想要证明价值的重要伙伴。张墨希望世人能够承认这个木头人,肯定它的价值,在剧中,他让阿西成为了武斗冠军,让阿西渐渐成为被小孩子们喜欢的英雄,在电影中,阿西获得了荣誉,被楼兰的人们所肯定。

那么戏外,让木头人被人所肯定有多困难?

很难啊。即使尽力雕刻得美丽,尽力配上精美的服饰,也仍旧很难。

但是难也要做下去,所以才有了第一部电影《圣石传说》,第一部3D偶动漫《奇人密码》。

这在我看来,是情怀。一个名叫阿西的木头人走在丝绸之路上,两千年前,这条通路打开了中西方的交流,阿西走在这条路上,从长安到楼兰,到丝绸之路的尽头,前方是更广阔的天地。

 

曾经,我也对霹雳的剧集失望,明明可以做得更好,却并没有,质量甚至可以说每况愈下,精美的人物却只有三流的故事搭配。霹雳的资源都供给给了这部《奇人密码》,更好的拍摄,更好的操偶师。

而当电影上映出现恶评时,我却也并不相信会如那些人所说的那么差劲。因为我相信霹雳,它曾经有过那么多的美好。而当真正看到这部电影时,它并没有让我失望。制作精良、诚意满满,即便是被人诟病的配音也让我觉得可以接受。闽南语方言带出了故事轻松愉快的氛围,尽管台湾国语让人有些不大习惯,也能让人听出角色台词中蕴含的情感。

 

然而一部电影的成功却不仅仅是诚意与质量左右的,想要成功很难,想要推广木偶很难,想要走进更广阔的天地很难。

连电影结尾中,阿西都已经失去“万鹊”,失去一条手臂。张彤放弃它了吗?没有,因为阿西在她的心中本就有着足够的地位,而阿西也不需要证明什么,阿西就是阿西。被绑在骆驼身后的阿西,在落日照入眼睛的时刻,一瞬间有光芒闪过,让人心生了希望。

这是情怀,也是气魄,即便身处低谷,只要心之所向,便能孕育希望。

 

愿你们成功。


评论(3)
热度(28)
2015-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