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很缺彭

我爱彭彭!

© 涅很缺彭

Powered by LOFTER

顺治与董鄂妃对白录入(序幕~幕三)

尽量核对了其他两个版本的顺治与董鄂妃和剧本……个别唱段我真的听不出来啊!!

http://v.youku.com/v_show/id_XOTA4MDY1MzU2.html?from=s1.8-1-1.2




序幕 梦会


太监:吉时已到,请皇上更衣,请皇上更衣。


幕一  选后


太监:太后、皇上驾到!

太后:选后还须持正统,大清国运更兴隆,今朝皇儿国事重,遴li选罢正合辅成龙。(滚花)少时秀女列前庭,昭阳(?)选来须慎重。

太后:第一名秀女是谁?

太监:回太后,是正蓝旗统领佟图赖之女佟玉娇。

太后:所演何艺?

太监:献上满洲脚铃舞。


勒尔锦(白榄):脚铃舞,响叮咚,闪转盘旋快如风,腰软如垂丝,袖拂波澜涌,叔公皇帝选昭阳,一生都受用。

福临:跳得好舞就可以做皇后,你顺承郡王府这么多舞姬,岂不是个个都可以做皇后?混账!

太后:第二名秀女是谁?

太监:回太后,是科尔沁蒙古吴克善王爷之女吴帼英,献呈箭法。

太后:传。

太监:喳。


太监:回太后、皇上,吴帼英一箭穿三环。

太后:起来、起来。

旁人:好箭法、好箭法。

勒尔锦:王爷有女怀奇技,大清巾帼显英风,天姿相貌自雍容,不比胭脂____(?)

吴克善:顺承郡王,你太过奖了!

太后:言之有理,皇儿,你看呢?

福临:母后……孩儿年未冠,选后须从容。

太后:嘉礼正当前,机会休错纵。

太后:第三名秀女是谁。

太监:回太后,是正白旗鄂硕将军之女乌云珠。

太后:传。

福临:母后,孩儿突然头疼,就请告退一时。

福临:哎呀……非真。

乌云珠:若梦……

福临:似天仙驾鹤降深宫。

乌云珠:梦里魂牵羞相拥。

福临:众里寻万遍,今宵灯深处,忽惊觉复见来仪凤。

乌云珠:春闺破梦怨晓钟,拥衾独把芳心控。

福临:孤此刻两脚难移动

乌云珠:真羞也杏脸红晕涌

福临、乌云珠:是夙愿,约定了三生,天教情侣谐鸾凤。

太后:乌云珠,所献何艺?

乌云珠:口占一令,请太后命题。

太后:今夜华灯辉映,冬梅盛放,就以梅、灯为题吧。

乌云珠:遵懿旨。

福临:慢慢来,不要急。

乌云珠:黄昏应召到君家,梅粉试春华,暗垂素蕊,横枝疏影,月淡风斜,更烧红烛枝头挂,绿萼衬明霞,元宵近也,小园先试,火树银花。

福临:妙啊!小令试莺声,好个“小园先试,火树银花”,好一句“疏影横枝,月淡风斜”何其风雅,好个绝世才,好个宰父量,一支奇艳雪梅花。(滚花)既是梦中侣,更是意中人。母后呀,入主宫中,云珠可也。

吴克善:云珠之母乃南蛮女,焉能入选帝王家,若选云珠进昭阳,蒙古四十九旗都掉价。

福临:母后,孩儿已作华夏之君,满汉畛域应渐次消除,才能一统江山,万民归化。

岳乐:乌云珠有咏絮之才,姬姜之德,与皇上相配,正如旭日朝霞。

勒尔锦:安亲王,她说的蛮子话我听不清,若然入选昭阳,岂不是满汉同化?

吴克善:满蒙世代联婚嫁,满蒙亲善定中华。请太后三思!

勒尔锦:请太后三思!

太后:皇儿,你主中原,君华夏,先祖开基创业凭弓马,蒙古出兵助战国之重(?)。满蒙世代联婚嫁,四十九旗效命,忠勇堪嘉。封了四位汉藩王,已招闲话,更让满汉官吏共一衙。人说你是“以夏逼夷”,不是“以夷制夏”,只怕满朝不服你娶汉家娃。儿呀!勿因情爱误江山。今日东南西北“四郊多垒”实非太平天下。皇儿,你知道吗?你知道吗?

福临:皇儿,知……道。

太后:就选吴帼英当皇后吧。


福临:闻娘言,我意绪如麻。可悲啊,今宵选宫花。

吴帼英:喜煞了我北漠之花。

乌云珠:一声霹雳碎却合欢芽。

福临:枉是至尊身,自夸抱才华,谐偶遇知音,结果是琴心负伯牙。

吴帼英:欣看郎潇洒,心内茁情芽。

乌云珠:哀哀我与他,绮梦化流霞。

福临:这番叫我怎样去并头花?心内阵阵酸麻。(滚花)一念大江南,刀兵犹未罢,塞北岂容生变化,诸多顾忌步难跨,我犹如以朽缰驰六马,叹朝廷大权旁落,亲王贵戚以势相加。

太后:皇儿。

福临:感谢慈母关怀,孩儿谨遵训话。

太后:好!

福临:母后,臣儿要……选乌云珠作贵妃,在承乾宫伴驾。

太后:就赐姓董鄂,封作贵妃,佟玉娇也封作景仁宫主位,她有丽质天生,堪作满族名花。

吴克善:太后明见。

太后:龙凤呈祥成佳偶,清室喜开合欢花。册封伺候。


幕二 抚民


吴国彪:祖宗法例留余荫,跑马圈地抓逃人,打杀逃人王章不禁,严惩窝主有例可循。众家丁,圈地捉人要心辣手狠,吴府势大,谁敢抗衡!四围搜索!


福临:离宫禁,乐郊行,饱览风光忘远近。遥看香山红叶,不觉意绪欢腾。

乌云珠:似红云,如织锦,醉然层林添秋韵。阳光普照长精神,物焕天华,应尽甘霖之赠。

福临:甫听甘霖之赠,空负创业之心,南有离山之水,北有不服之臣,欲展宏图,多作梗,难效唐宗宋祖做个创业明君,四海归心,万民有幸。万民有幸……怎得魏征为相,助我____满腹经纶。

乌云珠:

乌云珠:皇上,你怕吗?

福临:爱卿,权臣弊政国步艰难,不过我有母后支持,有贤妃你帮助,我不怕。朕将以民为干,除弊政行——用贤良,为我们的子孙后代开创一条康庄大道。

福临:四小弟,望你快快长大,将来继承大统做仁君。

乌云珠:皇上,不能废长立幼,应该由皇后的三阿哥当……。

福临:平身、平身,此事容后再议。对了,朕听说三阿哥感染天花,四小弟你们要小心伺候。

宫女:遵旨。


刘老头:阿翠本非奴婢,早已被迫逃奔,王爷圈了土地,休要迫死穷人。

吴国彪:若再啰嗦,我押你到官厅监禁

刘老头:好得很!反正我等无以为生。

吴国彪:你想死吗?好,我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许扬文:京郊之地,强抢民女,殴打老人,可知有违例禁。

吴国彪:我的家规就是例禁!人来,给我教训此人!

福临:住手!

吴国彪:你是谁人。敢来阻梗?

福临:本人乃旗下牛录章京。

吴国彪:不过是管三百人的小官。

福临:官职虽小,不敢负朝廷信任。

吴国彪:芝麻绿豆,胆敢惹火烧身。人来,打!

福临:打得好,哈哈哈……

刘老头:多谢救命之恩

乌云珠:老人家,你若有冤情,不妨向那位大人告禀

刘老头:好好……这这岂不是打官司?

福临:你怕什么?

刘老头:我怕向“西天告佛”

福临:西天告佛?

许扬文:他讲的是江南土话,西天告佛既是赚来混。

刘老头:哎,唯有背腚闹皇帝,今生难望把冤伸

刘老头:恩公,你不要管了,你走吧,就算你是当今皇上也管不了的。

福临:百姓艰难水火中,权贵横行人天愤,细思量祖宗法度,有多少害苦苍生。

乌云珠:谁当此任救民于水火之中?

福临:我当此任!

福临:你笑什么?你敢轻慢我,看朕将你……看我把你仔细查问……

许扬文:问?学生也未说过什么呀,章京大人!

福临:你口中没说什么,但你眼睛已经说出你心中怨恨

许扬文:怨什么?

福临:你怨新朝多弊政,你怨当今皇上满汉无能!

许扬文:章京大人!眼前事,你亲眼见,眼见生灵涂炭,圈土地民不聊生,民穷则国弱,民怨则国乱,不知道天子驾前,可有人直言民困?

福临:民穷则国弱,民怨则国乱……请问先生高姓大名,乡居何处?

许扬文:学生许扬文,江南人氏

福临:你是江南人

乌云珠:先生是江南人,江南有件十姓谋反案,你可知底蕴?

许扬文:江南十姓谋反案,只不过仇家诬告,绝无事实,可惜拖延十载,只怕冤沉海底。

福临:许先生,不知你有否打算参加京试,因为春闱已近。

许扬文:参加京试?人家试官要的是银,不是文。学生告退。


吴夫人:谁人吃了豹子胆,谁人吃了豹子胆!谁敢抢我吴府丫鬟?谁敢打我吴府王亲?

吴国彪:夫人,就是他!

吴夫人:牛录章京,你有几个头颅可砍?

福临:小小佐领确实奈何夫人不得。

吴夫人:你知道就好!可知我女是帝后之身。

乌云珠:夫人,你身为国戚皇亲,更应警言慎行。

吴夫人:混账!你知道吗?就算是当今皇帝,没我们也做不成人。

听着!蒙古四十九旗协取中原凭血刃,忠心耿耿辅佐年少之君,谁知他宠信蛮妃入了迷魂阵。呸,读蛮书,唱蛮曲,冷落了我的乖女亲亲,我王爷奏凯归来定会将他教训,我王爷兵权在握,皇帝也要惧怕三分。逃人法,捉窝主,格杀勿论,抢奴仆,是祖法,照例执行。抢!

福临:御林军何在?!

许扬文:叩见皇上。


幕三:


吴帼英:从前但愿当皇后,谁料昭阳满院愁,娇儿偏又出着天花痘,山房静养为清幽,但愿皇家福厚儿多寿,大步踏过危关定有神佑

宫女:禀娘娘,有一道姑求见

吴帼英:有请

宫女:道姑晋见

吴夫人:参见皇后娘娘

吴帼英:免

吴夫人:谢娘娘

吴帼英:娘……

吴夫人:梁道姑是我,师尊有事,命我替她走一遭

吴帼英:啊,娘亲,这般打扮,所为何由?

吴夫人:为娘做事,不必多问

嬷嬷:三阿哥的围肩不能拿走,他正在出天花,拿出去会传染别人

吴夫人:我是带去求神,为三阿哥消灾解祸

嬷嬷:三阿哥将近痊愈,何用再去求神?

吴帼英:不要多事,下去

吴帼英:娘亲,这到底为什么?

吴夫人:为什么?为你儿能继承帝位!为你能稳当皇后!为我稳做皇亲!我要用它使四小弟染上天花!

吴帼英:什么?使四小弟染上天花?

吴夫人:对!让四小弟染上天花,我要他一命归阴


乌云珠:恩爱子,痛断肠,娘也负爱子,子也谅为娘,无计避免灾祸降门墙,今已矣,儿母分张,生死殊途休念想,却又几多情景未能忘。娇儿!四小弟!乖崽!

嬷嬷:来人啊!

嬷嬷:这不是三阿哥的围肩吗?

阿翠:嬷嬷,你说什么?

嬷嬷:这是三阿哥绣有麒麟图案的围肩,为何落在娘娘手上呢……我记起来了,围肩是让一位叫梁道姑的取走的

阿翠:这……那你记得那个道姑什么模样?

嬷嬷:记得,她生的又高又大,手背上还有块黑痣

阿翠:事关重大,我带你向太后禀明。

乌云珠:似钢刀剜我肠,似利箭透心肝。悲儿亡,遇凶狼,嬷嬷悄语,痛煞云娘!蓄泪有千行,人前不敢滴,待得无人处,飘零泣海棠,东风无奈太张狂,飘零红雨落缤纷,片片花飞和泪淌。望皇儿别世超生,再莫再皇家长养。娇儿!

太后:云珠啊!你花前偷撒伤儿泪,暗把哀愁独身当,朝廷何幸得贤妃,望你致君尧舜上。

乌云珠:太后……

太后:翠姑快请御医,为她开药调养。

太后:人来。

宫女:在。

太后:传吴夫人见我,传嬷嬷晋见

太后:嬷嬷密奏惹思量,四孙之死不寻常,哀家定要查真相,须防祸起在萧墙

吴夫人:参见太后

太后:免礼

嬷嬷:奴才叩见太后,愿太后千秋万福

太后:三皇子身体复原,你伺候有功,赏你白银一百两

嬷嬷:谢太后……你……

吴夫人:我什么,说下去

嬷嬷:你就是到过福佑山房的梁道姑

吴夫人:你认错人了

嬷嬷:没认错,你还拿了三阿哥这个围肩,说是要求神拜佛,保佑他早复安康。

太后:嬷嬷下去,人来。吩咐下去,五龙亭半里之内,无哀家懿旨,任何人等一律不许进来

吴夫人:未知太后有何明示呢?

太后:贝勒夫人!你干的好事!

吴夫人:我未明太后你的意思,你让我从何直讲?

太后,你叫我说什么?

太后:你不明白?你扮道姑,取围肩,让四阿哥传染天花而死。你,你干的好事。

吴夫人:是,这件事都是我做的。

太后:你干出这等事,到底为什么?

吴夫人:大清朝的皇太后……云珠之母,生在苏杭,蛮族流传,招祸根啊。岂容蛮子,长大为王,为存正统保江山,我为保江山,存正统,杀之不枉。

太后:大胆!行险道,忒狠狂,有负先皇,害王子,犯宗室,有弥天罪状。此时非同小可,倘若皇上查清真相,就会诛九族,更会危及大清。为保大清的基业,要保你丈夫贝勒亲王,要保你家族安日,你要自行了断。

吴夫人:太后,你!

太后:嫂嫂你要明智,我的用意你明白没。

吴夫人:明白了……

太后:你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吴夫人:绝不后悔!

太后:好,我成全你,人来,白绫伺候!

吴夫人:太后……

太后:祖宗老大,我好为难啊!


福临:良谋得————,六部归还孤执掌。一同晋见。

福临:参见母后

许扬文:臣跪请圣安

太后:他是何人?

福临:他就是母后要见的许状元。

太后:起来,啊!果然出众,闻说江南十姓谋反案,你要求平反的,胆子倒不小。

许扬文:胆子不大,是非当分。

太后:你就不怕朝臣群起而攻之吗?

许扬文:太后啊!头颅轻,邦国重,矢效忠良,江南案,祸牵连千家以上,臣焉能不秉直荡涤官场!案情今幸明真相,个人毁誉本平常。臣岂是疏狂,也并非倔犟

太后:人说江南人柔弱如女子,殊不尽然。

许扬文:同样,江南人也并非个个“蛮子”

福临:母后,人称许状元绝顶聪明,不妨考他一趟

太后:好,许状元,哀家要见你为的是什么?

许扬文:太后,让臣试猜圣意。太后必然是,听闻人家讲,臣貌似龙颜,神情似近傍,故而欲见臣,当场试一看。

太后:奇才、奇才,哀家有赏赐,赐你美女一双

许扬文:不可,不可,臣已有妻

太后:有妻也不妨,留在书房供养。人来送上。许状元,你且一看

许扬文:啊,是唐伯虎的二美图,谢太后!

福临:许卿家,太后的心意,到底不是那么容易猜的吧

太后:人来,送许状元出御苑

许扬文:臣告退

太后:皇儿,许状元堪称是可师可友官模样

福临:是啊,母后,许卿家平反了江南冤案,江南从此人心归向,朕亦睡得安详。那安亲王,承认办错案,引咎已辞职,诸王跟着也将权放,从此六部已执掌,免得各敲锣鼓各开张。

太后:皇儿,你继承祖宗基业,要成就满蒙汉一体的统一大业,壮志堪嘉,不过一下子把弓弦绷得太紧,殊不妥当。

福临:啊!此话怎么说?

太后:宫中四阿哥之死,实不非常

福临:母后?

福临:我不服!怒火狂然冲霄汉!【骂苍苍为哪桩,痛娇儿一命丧,非关关   祸起萧墙,他那里,欺我年少,欺我  把天下分张 孤不是清晨草上霜,我   冲破骇浪惊涛,不负苍天助我 国富民强】←新马腔听不清楚真的不是我的错

人来!传朕口谕,从此停禁皇后进表,太后无须她问安。

TBC

评论
热度(1)
2015-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