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很缺彭

我爱彭彭!

© 涅很缺彭

Powered by LOFTER

【粤剧】《秦王孟姜》观后及牢骚

在看完东莞场的秦王孟姜时本来想,李大师的剧,其实不需要写剧评的,毕竟横竖也没什么意义。
但是,在香港看完新光的秦王孟姜后,觉得还是有可写的内容的。
新光场的《秦王孟姜》真的精彩,谢幕的时候用拍烂手掌形容,完全不夸张。

欧凯明的底气十足,声音洪亮,刻画的始皇形象霸气威猛,举手投足都让人忍不住尖叫好帅;崔玉梅孟姜女的角色,撇除李大师强扣的“神性”光环,孟姜女的形象塑造饱满,诉冤一曲红腔婉转清透,哭城一段唱功与功架兼备;彭炽权所扮演的师襄子,驿杀一幕以现在的年纪做抢背动作,面对权奸时不动声色藏下证据,对徒弟孟姜的百般爱护,演技自然流畅让人入戏。
比之我所看的东莞场,新光场实在是精彩太多。
人物细腻了:
比如欧凯明秦始皇的形象塑造细致许多,在疗暴一场中,身负重伤的秦王入孟姜女的药庐,欧凯明踉跄入室步履虚浮;在昏沉时醒来,观察自己身处何方、面对何人;在面对田氏行刺时的神情睥睨与不屑。
比如何瑛华饰演的赵高,在离开孟姜药庐时,与师襄子打个照面,原来的处理是赵高匆匆离开,新光场的处理则是他先上下打量,而后又绕着一周打量,最后离开。这样的处理,说明赵高也对师襄子保留了一些印象,又在狐疑打量时显示人物的阴鸷。

戏的细节有些好的改动:

比如陈振江所饰演的徐福角色,在新光场为了贴合角色的年龄,在原本的黑色贴须上增加了一缕白须,并且让两鬓斑白了,让徐福的年龄更贴合历史中的徐福形象。

比如在万杞良在因瘟疫而奄奄一息的时候,看望他的村民都戴上了面巾,更符合常识。万杞良既然是死于瘟疫,那么村民为防感染也必然会戴上面巾,在东莞场就缺乏了这个细节。

又比如,在师襄子看到秦始皇留下的虎符、圣旨之时,东莞场中,他十分欣喜,于是手持圣旨与虎符返虎度门更衣,等更衣出来,将虎符放在地上,大礼跪拜虎符;而到了新光的时候,师襄子则并未返虎度门,而是将圣旨虎符以特定的功架朝拜(类似功架有在《玉皇登殿》中老太监领玉帝旨意开天门时见过)。虽然与词的“朝衣一着”有所冲突,但是就戏的整体来说,节奏紧凑了,又展示了粤剧的传统功架。


剧本还是那个剧本,在东莞场时,我曾经与同行的戏搭子雯雯说起秦王的剧情,认为就剧情来说,这部戏的剧情实在没什么看头。作为反派的赵高前期都有铺垫他是个老谋深算的权奸,却在最后连个惩奸的戏份都没有,只是口头交代此人已经下狱;作为主角的孟姜女,莫名其妙的神性化,又是玄女又是神仙,我还以为我在看霹雳布袋戏·改;主角之二的秦始皇则扮演一个被忽悠的人,只是被权奸忽悠到被神棍忽悠;而师襄子则被添加了许多不知从何而来的人设,充其量是叫师襄子的原创角色。偌大的一个历史背景,结果很大部分的内容在以孟姜女为中心,与其叫秦王孟姜,不如叫神女孟姜传好了。

但戏曲艺术之所以神奇就在于,演员发挥得好,以上吐槽我都是在放屁。

东莞场的欧凯明,因为不熟悉台词,给人的感觉太失望了,虽然霸气的时候很帅气,但是很明显的是在出低级错误,我根本没办法骗我自己,他演的足够好。

而在新光,我看到的是一个霸气威武让你挪不开眼的始皇陛下,举手投足都帅气的让人想跪下喊男神。我一直听到后面的阿杯在说“欧凯明好嘢、好嘢”“欧凯明个把声好嘢”。也确实应了场刊里一句话,除了欧凯明,秦王一角不做第二人想。


崔玉梅在东莞场的时候就让人很有好感,因为那么难记、那么难唱的词,她却背的很熟。哭城一场戏在声光电的烘托下,震撼人心,也是除了师襄子被棒杀之外少数让我觉得值回票价的地方。在新光场,她依旧维持着很好的水准,不过可以听得出来,我去的那一晚,她嗓子并不是很好,很多时候似乎都是用鼻腔共鸣。

另外,在哭城这一场,她的水袖功还存在进步的空间,而表达悲愤时禅院钟声那段因为词太多太密,崔玉梅很显然没办法兼顾咬字清晰,气息不够稳,最后几乎是扯着嗓子上去的。而唱完后,撕心裂肺的哭声固然能表达真情实感,但是我觉得以戏曲的方式来处理,一句”夫啊“若唱得婉转凄楚也能道尽无限悲愤凄凉,何必扯着嗓子放声大哭,一来对嗓子不好,二来失去了戏曲的戏味,三来我觉得真的太刺耳了,忍不住掩耳。


彭炽权的师襄子一角,两场各有不同的亮点。

东莞一场最触动我心的是,师襄子在临终之前,蹒跚被孟姜女扶起,交代她如何去面圣又或者去同万杞良相聚,交代时气若游丝却吐字清晰,在对孟姜殷殷叮嘱之后,一句“若世间尚存灵魄在,我师襄必护你见君侯”由弱至强,又在拉腔时转弱。让人感受到师襄子临终回光返照之际也是在为徒弟前途未卜而忧心,但虽有心,却已经没有气力维护孟姜这个弱质芊芊的女子,叫人不禁伤感。同样临终这一部分,我在新光场感情不及这场的细腻,彭炽权在新光着重刻画的是对权奸之愤,指点孟姜女去寻君王时,言辞铿锵,而后气息渐弱,表现出师襄子渐渐生息不再。虽然也生动自然,却不及东莞那场情意深厚。

而新光场最让我注意的是,在驿杀一场时,师襄子与赵高的对手戏。在东莞场的时候,师襄子见到虎符、圣旨时,人物举止很切合台词“虎符圣旨令人狂”与“想不到我老来仍可翻风起浪”,却也因此而显得过于得意、狂妄,在面对赵高之时,我当时觉得师襄子这样是自找死路,死得虽可怜却不可惜。而在新光场里,跪拜圣旨虎符的功架让人觉得师襄子前往驿站之行是遵循圣旨,而非“讨要官职”,显得稳重自持,而在察觉赵高神态有异时,则两眼呈现思索,暗自警惕,默不作声将圣旨塞在袖中,为日后孟姜女平冤之行留下证据,比之之前显得轻狂的师襄子,此时的师襄子沉稳睿智。


李大师的剧本真正要说好在哪里,我觉得是最能体现演员的价值。如果没有好的老倌来演,那就是剧情逻辑漏洞百出、词写得是什么鬼,而也因为你知道它不好好演能有多烂,就更能衬托出老倌的身价,因为他们的存在,这部戏可以好看得拍烂手掌。剧情逻辑不通顺,老倌用细腻的演技圆过来,词写得够烂,可是老倌唱出来还是很好听。剧情是什么重要吗?反正我看的时候只注意欧凯明好帅好帅好帅,红腔好好听好好听好好听,彭@#¥%❤3❤#¥%@#¥%…………

在老倌的光辉下,葛锐娟的千布除了是个靓女外要功没功要声没声这种事情我可以无视,站在秦王大殿上的文官要么叉腰站要么“晚上没吃饭超没劲”站要么“好期待下班哦”站我也可以无视。

所以,实在是感谢李大师对粤剧做出的贡献,如果不是他做班主,组织了这么多老倌,确实少了许多好看的戏。


记完了对戏的观感,我又忍不住想说些牢骚。

东莞场结束时,我因为想找男神要签名,东莞影剧院又不是管理很严,于是溜到了后台。一边路过,一边听工作人员称东莞首演为“第二次彩排”,当时跟戏搭子调侃:你看红豆团多机智,彩排也可以挣个票钱。当时也还是玩笑话。因为对我来说,彩排收票钱还是比贴本钱做免费的学生场好得多。

回来也并不愿意跟朋友多提秦王到底是怎么不好看,心里也觉得到香港场的时候,肯定会因为熟练度好看很多。

确实是好看很多,已经超出了我的期待度。但是边觉得好看的同时,又忍不住嘀咕既然你可以做的这么好,又何必当初演的那么难看。一出戏的确需要打磨,但是不熟悉台词到那个份上,已经完全影响到演出效果了。

无论是东莞还是新光,我都是买的一等座,价格也就相差个两百多。去东莞时,算上来去路费、住宿与请假的人工,也差不多等于了这差价了。心中十分期待,然而应了一句糙话“我裤子都脱了,你特么就给我看这个?”

大陆戏迷不如香港戏迷素质高,确实,我看戏也有大半年了,看戏迟到的人数不胜数,打电话的、吃东西的、大声讨论剧情的,拿着低价票厚着脸皮蹭好位子的,甚至还有在后面吵架的。真的很委屈那些在台上做戏的演员。

所以也就因为这样,大陆的戏迷就只能花着便宜的票钱看“第二次彩排”?想要看点好戏,就得花着更多的时间和金钱追去香港?

虽然我承认看戏的乐趣就在于同一出戏反复看,每次都可以看到不同的、新的东西。但我中意反复看戏,不代表我喜欢这追戏过程中的差别待遇。

差别待遇也的确是有原因,戏迷素质确实有差,不少老戏迷并不乐意出太多钱来看戏,而看戏的人少了又会让剧团亏本,可是理解是一码事,认同是另外一码事。


这次看戏得到的经验是:①李大师的戏,安利朋友去看的话,得安利香港场;②大陆场仍然可以看,但是期待度要放低;③李大师的戏,买中间靠前位很重要,因为这样可以看不到字幕机了。没有字幕就没有伤害。④可以考虑买个哨子,香港场谢幕的时候可以用。(李大师真的不考虑在新光卖应援棒吗,反正都有爆米花了,有演员名字的应援棒想想就好棒哦❤,我想对着男神挥舞!>w<)






=============到了花痴男神的分割线了==============



感谢雯雯的照片投喂!

我彭的师襄子真的好棒哦!哪怕东莞场看他,我也觉得他演的真棒!不愧是李大师的熟练工,看提词板的技巧已经出神入化,无比的自然,达到了哪怕你知道他就站在提词板前面,但是还是跟着他进入到故事里的境界!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Dl2u3gWp0wU/一开始的师襄子出场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Dmwh26-as-Y/被孟姜女和万杞良单方面虐狗的师襄子。有一段比较好玩,孟姜女折柳赠夫君,可是道具不给力,于是孟姜女死活拿不下柳条,于是我彭吧嗒吧嗒的走过去,替孟姜女折柳,而孟姜女继续去走剧情,然后我彭又吧嗒吧嗒的去把柳条递给孟姜女。不过我觉得处理得挺自然的……(。大家都是老戏骨啊。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QdxoFg1zJp4/师襄子的便当前后。最后那一句滚花,真的太美丽!!!!

密码都是:peng

好期待周四会看到的彭的纣王哦❤❤❤

评论
热度(2)
2016-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