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很缺彭

我爱彭彭!

© 涅很缺彭

Powered by LOFTER

【粤剧安利向】胡不归兮胡不归——浅谈《胡不归》

向戏搭子包包学习,如何有技巧的花痴爱豆……


《胡不归》是一部在粤剧史里堪称经典的作品,由冯志芬主要编剧。如果对这个冯志芬不太熟悉的人,可以回忆一下《南海十三郎》里唐涤生拜访南海十三郎时说自己是来替芬叔来抄曲,而南海十三郎则略不屑的表示阿芬水平不够,心事辘轳都能写成心事车车。而事实上,这位阿芬当然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冯志芬出身书香世家,后来由教书先生转而当粤剧编剧,文字隽雅,留下两部传世佳作《胡不归》与《情僧偷到潇湘馆》。

《胡不归》别称是文武生嫁妆戏,因为大量的唱段考验唱功,而其中出战一节安排了男主角武场,由武场又可以看出文武生的小武功底,是一部要求文武兼备的剧目。也因为剧情的原因,好不好看很大程度依赖文武生是否将主角刻画生动,对演技也有要求。

当我还不算是一个粤剧爱好者的时候,会觉得《胡不归》是一部很无聊的剧。故事的背景并不大,也就是一个家中发生的婆媳事故,婆婆不喜爱来路不明不白又弱质芊芊的赵颦娘,称其为拉衫尾入门,又嫌弃她多愁带病,在外人设计下,以为赵颦娘得了肺痨,便在儿子出战的时候,将这个得了肺痨又让儿子神魂颠倒的媳妇赶出家门。儿子回到家里,发现妻子被赶走,于是半疯癫的去找颦娘,最后哭晕在颦娘墓碑前(……),被深情感动的颦娘出来同他相认,最后使坏的人良心发现,告知自己的设计,于是皆大欢喜。(也曾经有悲剧结局版本,赵颦娘是真的病死,不过现在通用结局是皆大欢喜,毕竟谁喜欢十点多看完戏,女主角竟然死了……这样真是太报复社会惹。)

就剧情来讲,真的是非常一般的剧情。但是,所谓的戏曲,就是需要品味,才能感受到它的艺术魅力和演员的价值所在。

《胡不归》有多折堪称经典的折子戏,分别是文萍生偷偷去看因为肺痨被隔离的颦娘的一折《慰妻》,文母用家国大义逼迫文萍生休妻的一折《逼子》,文萍生出征前再见颦娘的一折《别妻》,文母赶走颦娘的一折《逼媳》,最后是文萍生哭晕在墓碑前的一折《哭坟》。其中个人感觉,《慰妻》、《哭坟》以曲见长,曲词典雅,情深意切;《逼子》、《别妻》、《逼媳》以情见长,剧情冲突下的双双对手戏,细看很有看头。


《慰妻》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LPclOzP45k/?spm=0.0.0.0.wCXwat

(不要问我为啥这只文武生这么胖,这么胖这也是我爱豆╭(╯^╰)╮为了爱豆写东西,当然要夹带可爱的爱豆啦~爱豆么么哒~~)

我现在重新看这个视频,还是觉得很好看,至少比现场看的时候好看……可能是我位子坐的有些偏(不过这种免费场,对于那时候刚入门的小迷妹来说,票还是很难到手的,感谢好心人星星),加上爱豆被音响坑了……。

首先,文萍生按身份——军营里的武官,应该是小武,但是他承担了小生职能,所以是个文武生角色。折子戏里,他出场的方式偏小武,是基于人物的身份。

在刚出场时的二流长句中情惆怅,意凄凉,枕冷鸳鸯怜锦帐,巫云锁断,翡翠衾寒。燕不双,心愁怆,偷渡银河来探望,强违慈命倍惊惶,为问玉人病况】就讲述了文萍生所为何事——尽管母亲百般阻拦,他仍旧思念病中的伊人颦娘,于是偷偷来到离家十里远的宅子来看望颦娘。

文萍生惴惴不安的怀着心事来探望颦娘,回过神,已经到了门口。他整了衣冠,进门兜转找了颦娘。

《慰妻》之后的唱段,是生旦对唱,两人欢喜见面,却又因为文萍生母亲的原因而又伤感。但即使这样,两个人仍旧想安慰双方,颦娘不怨文萍生没有在母亲面前维护自己,反而劝他不要为了自己而让母亲伤心,而文萍生担心偷看颦娘的事情被母亲发现,却又怜惜她,想哄她睡下再偷偷回家。

当然,《慰妻》一折的重点是好听。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XcDttOLKAkc/?resourceId=0_06_02_99

(无论听几遍都听不腻的《慰妻》,即使画质和音质都挺渣的……)

《哭坟》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ExODA1MzY=.html?from=s1.8-1-1.2&spm=0.0.0.0.pBkbV8

(稍微苗条点的爱豆,我会说我觉得他哼哼唧唧哭哭嗒嗒的时候好可爱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哭坟》是一曲非常有名的让文武生秀唱功的平喉独唱曲,曲词优美深情,不同的文武生会针对自己的唱腔及嗓子特点来调整唱曲时的节奏。

爱豆在教唱节目里头就讲解过两个部分,首先是开头的倒板【凄凉腑肺】,他处理的方式是,不在腑字拉高腔,而是将肺字拉腔,以切合曲情的凄凉。而在【惨对我凄凉都哭祭】这里的固定拉腔时,祭的拉腔是要将文萍生心中的悲伤之情倾诉其中,使这个拿彩的拉腔感情饱满。

我个人特别喜欢的是哭坟里头的一段长句滚花。

【胡不归,伤心人似杜鹃啼。人间惨问今何世,泪枯成血唤吾妻,妻呀!我唤尽千声,不见你来安慰,又怕飘零红粉恨长埋。胡不归,胡不归荒林月冷景凄迷,伤心忍怎回家计,护花无力化春泥,唉我若找不到娇妻,唯有作只情场猛鬼。】

在没有配乐的情况下,人声的纯粹美感和饱满的感情结合,声声泣诉间感受到人物强烈的情感,而不同的人细节处理都会有所不同,吐字节奏亦或是曲调的微调,都让这段长句滚花耐人品味。

 

《逼子》、《别妻》、《逼媳》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A1NjEzOTg4.html?from=s1.8-1-1.2&spm=0.0.0.0.nKe2Ny

(19分40秒开始,爱豆和曾小敏的逼媳。爱豆的家婆好可爱啊,爱豆怎么这么可爱呢【痴汉脸】爱豆的家婆这么可爱,一定都是颦娘的错!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QzMzY5NjYyMA==.html?from=s1.8-1-1.2&spm=0.0.0.0.06Zt1Z

(曾经看过现场的声哥与咪姐的别妻,可惜那时候不懂得欣赏,牛嚼牡丹了)

 

在他人设计下,赵颦娘被人误诊为肺痨,文母担心这病传染给痴恋颦娘的萍生,于是让颦娘搬到十里远的宅子里。而慰妻一折里,文萍生偷偷探访颦娘被文母发现,于是护子心切的文母以家国大义逼迫文萍生休妻。

在这样的剧情下,胡不归之逼子其实是……以喜剧为主!

在最初的胡不归中,文母的角色就是由丑生扮演,近年来有些剧团会用老旦,但是用丑生反串文母,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丑生反串的文母尽管扮演拆散鸳鸯的反面角色,但是滑稽的动作、幽默的表演,会让角色可憎大减,甚至让人觉得十分可爱。

在逼子一折里,文母见萍生不愿意答应休妻,就哭着奔进房内捧出了文父的牌位,对着牌位喊起了咸水歌:阿萍的死鬼老豆啊,阿萍他不听话啊QAQ……有你在生勒~我就大镬煮啊~QAQ~没你在生勒~~我就挨番薯Q口Q……阿萍的死鬼老豆啊~你带我走吧Q口Q!

而文萍生在此情境下,是非常心痛的,因为让母亲如此悲伤的哀嚎(?),实在是不孝。百般纠结下,终于下了同颦娘分开的决定。

 

文萍生同母亲商议的是,等到自己战场上回来,如果颦娘病还没好,就同颦娘离婚,而如果颦娘病好了,就不要提分妻这件事了。

怀着这样不安的心思,文萍生又去同颦娘告别。

两人内心都非常悲伤。颦娘病重又心怀离情,担忧着萍生上战场,而文萍生内心则宁肯自己死在战场上,也不愿意面对回来同颦娘分开这件事情。他隐瞒着真相同颦娘告别,两人相看泪眼,却是不一样的别离愁思。

这一折戏中,文萍生的心情是矛盾、复杂的,别离情和要同颦娘分开的难受交织在一起,却要面上不显露,但是文萍生这样性情的人,还是流露出痕迹,被颦娘追问,他也只好各种隐瞒。

看习惯传统戏之后,这种生旦戏看的还是非常过瘾,特别是两个人哭成一窝,有种莫名的爽感(咦。

 

到逼媳一场,又可以看可爱的家婆了。这次由花旦感受笼罩在虽然很想笑但是必须要演苦情戏的阴影之下。

文母骗走自己儿子之后,就马上变了脸,要赶赵颦娘走。赵颦娘强撑着病体同她诉情,文母则觉得这个女人太过自私,不想被休就死皮赖脸在自己家,说不定就会把肺痨过给自己的儿子,于是在颦娘诉情时各种插科打诨。

这一段戏,如果是老旦来演,就会显得过于刻薄。但是丑生演,就特!别!好!笑!

爱豆版本的文母,还会在唱完滚花【其实我都好不舍得你的】后转头就俏皮搭了一句【唔系】,家婆假惺惺的告别,顿时就成了十足的笑料。

 

啊,宝宝的人生好想刷一次声哥的文萍生和爱豆的家婆哦TUT

 

《胡不归》单就剧情来说,实在是过于普通,但是普通之余又格外切合生活。婆媳矛盾一直贯穿古今,在古代忠孝节义的思想下,婆婆对媳妇有意见,那媳妇必然很悲惨。然而从婆婆的角度,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就这样跟在别的姑娘背后神魂颠倒。文母也说,饮了你一杯媳妇茶,我整个孝顺崽都没了。文母的所作所为也的确可以理解。

戏曲的乐趣也就在于此,在被简化的场景中,体会被浓缩的人生百态,在虚化的动作中,感受故事中人的酸甜苦辣。

单以剧情来论一出剧是否好看其实是相当片面的,因为戏曲是以人为主的传统艺术,在舞台表演上,在一个大致的故事中,由演员添加上浓墨重彩,演绎出所要讲述的精彩。

慰妻一折中,文萍生带戏出场,仿佛就是一个偷偷看望妻房的青年,怀着忐忑心事走在巷中,先前还不忘回看一下来路,看是否有熟人发现自己的行迹。他一番思绪回来,就发现到了门口,这才整理了衣冠,进房中会妻。在我看来,这也是戏曲的奇妙之处,流畅的身段及曲搭配,就让这些场景在脑海中铺展开。

而在哭坟一折中,文萍生唱着胡不归小曲,在神态动作中,就能感受到那应该是怎样凄凉的场景,月冷凄清、枯树寒枝,一个伤心人独对着芳冢。

新马版的哭坟由于它特色的唱腔,会让曲的感情更为充沛,每一次的拉腔中,都能感觉到感情随着声线流泻出来,“惨对我凄凉哭祭”一句就像是江水般,奔涌而出,一浪拍过一浪,让人感觉文萍生情深如许,最后连本人也无法承受这样浓烈的情感,而哭晕在墓碑前。

而家婆的设定,则是《胡不归》的点睛之处,虽然是拆散鸳鸯的主力,但是丑生所扮演的文母,每一次都在生旦过于悲伤的时候出现,用诙谐幽默的演出冲淡压抑,虽然演了反派,却让人觉得好笑又可爱。

 

说了这么多,然而我还是没有现场看一次《胡不归》,SO SAD

说起爱豆的文萍生,长剧总共有两版,一个目测八几年,爱豆瘦得好像豆芽菜,一个目测千禧年后,爱豆已胖若两人。体重加加除以二多好啊。

八几年那版,爱豆的表演还比较生硬,把迷妹滤镜打开后,会觉得那时候鼻音略重,听起来特!别!像!撒!娇!在动作方面还注重于模仿,举止动作会显得死板,唯一让我熟悉的是他感情流露方面的自然深情。这也是爱豆最让我喜欢的地方,演戏从来像真情实感,入戏得不行。

到了胖若两人版时,爱豆已经有了自己成熟的风格和唱腔,连声音都练到通透漂亮。只是小蛮腰就这样一去不复返了。

从带着颦娘回家,央求母亲让自己娶颦娘时神情都仿若二十出头的青年。因为由母亲养大,还有些娇气,固执己见的时候略微嘟着嘴,仿佛同母亲赌气。母亲同意了,又像个大孩子一样喜笑颜开。

到了感情戏的时候,他演的特别深情,当初看碟的时候,还以为他除了武场和开头,差不多场场都在哭,现在再看,其实应该是汗吧。我爱豆真是个水做的多情男纸啊。

爱豆现在如果再演胡不归,估计只演家婆了。当然他家婆也特别喜欢,他的方母扮相真的很慈祥啊,笑起来的时候就让人觉得这个阿姨(?)人一定很好。于是说话就得刻薄很多,赶颦娘走的时候,还用手帕捂着口鼻,真是把颦娘嫌弃得不行,明明人家得的是肺痨又不是狐臭。

方母带着哭腔数落颦娘的时候,让人忍不住站在她的角度思考:

是啊,这个媳妇一看就生不出孩子呢。

还得了肺痨,万一把儿子传染了怎么办啊。

儿子几代单传,还没生下孙子,她怎么对得起文家的列祖列宗啊。

一个寡妇把儿子养的这么如花似玉(?),就被颦娘拱了呢。

爱豆版胡不归链接: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HfUcJFZjx58/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jwu4eNZzNQg/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u7CGwXpcifQ/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JisqaFQVMws/

结束前,讲讲这部戏的编剧冯志芬。

关于这位编剧,网上也找不到详细的生平,关于其心性的轶事也有不同说法。但是关于这位编剧与他一位知音的相关说法大多相同。

冯志芬由于某次运动的缘故,虽然前半生是大编剧,但生命尽头之时身处花县赤坭石矿场接受改造。这位知音何生是中医,因听闻这边有人得怪症,受邀过来诊治,他十几年前曾同冯志芬有君子之交,如今再见很是唏嘘。临走之时,一首诗赠给了知音何生。

昔日风流过眼烟,纵横老泪哭残年。生平自觉难为地,死去焉知别有天。几许逐臣成异客,何曾宣室再求贤。相逢怕诉伤心事,休论桃花与杜鹃。

《南海十三郎》中对这位阿芬的一笔带过可以理解为艺术需要,但是当了解后,又不免觉得同情他,毕竟用戏搭子包子的话来说,论才华、际遇、风骨,本就不独南海十三郎这一只“雪山白凤凰”。有机会再来写一下冯志芬另外一部佳作《情僧偷到潇湘馆》。


啊,写了这么多,所以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有爱豆参演的胡不归啊。SO SAD

整理了一下爱豆能找到图片的文萍生进化史


一个84年的文萍生


一个86年的文萍生


一个90年代初的文萍生


一个千禧年的文萍生


一个零几年的文萍生


一个11年(好像)的文萍生


一个15年的文萍生

无论哪个爱豆我都好喜欢╭(╯^╰)╮

评论(5)
热度(4)
2016-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