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很缺彭

我爱彭彭!

© 涅很缺彭

Powered by LOFTER

【一页书X四无君】世事如棋 幕七

 

今日的风尤其喧嚣,步怀真混杂在众人之中,等待着武痴传人们的现身。

在如今的局势下,武痴传人的出现无疑是为如今江湖平添一股正气,诡谲特殊的叶口月人在鬼楼一战中早已表现出其强势与侵略性。步怀真听着身边的人彼此交头接耳,讨论着毫不掩饰身份的黄衣人与两位先座。

他早先同沐流尘有过数面之缘,知晓他根基不凡,也知道他绝非表面般温文尔雅,而且与四无君交情匪浅,这样的一个人若有天将自己的出处暴露,所图必然不仅仅是口头所讲。

一思及四无君之事,步怀真又有些在意。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此时,青阳子也在进行着对四无君最后的围杀。也因为得知四无君此时毒患难愈,对于此行结果胸有成竹。

可让步怀真不禁在意的事,四无君毒伤暴露地过程是如此的巧合。被随意丢弃在无边无涯的毒针,又恰好同他过招,步怀真想到那一日细节深思:四无君中毒是实,如今被青阳子布局也是真,四无君是要借毒伤埋伏青阳子,趁其不备?

当第一掌落在石壁上,崖上石头崩落地面时,步怀真悄悄地离开了此处。

毕竟,有一名四无君这样的敌人,凡是总是要小心一些。

等他来到九州联盟后,从旁一窥即知此处的戏码已告一段落,一行人大约半个时辰前就从这里追踪而去。于是,步怀真又寻着从九州联盟而出的痕迹——为了抢夺七月笙,四无君手下从九州联盟急忙忙奔出,行迹犹存。一路跟着道上的足迹与一旁的断叶残枝,出现在步怀真眼前的是正寻路而回的青阳子。已经是动过真气的模样,可却毫无受创,步怀真停顿一下,随后朝着青阳子来的方向而去。

比起询问青阳子耽搁时间,不如直接去查看蛛丝马迹。

前面给步怀真留下的蛛丝马迹再清楚不过。只是走了百来米,已经能看到四散而出的剑气。若是有无辜的人路经此处,只怕早被无情刀剑给吞没了性命。

看来,是剑君接手了这场埋伏,好了断策衍先座同自己的恩情。四无君脱手的羽扇跌落尘埃,地上一抔土上还有凝结的血液。

眼前的是预想中的结果,青阳子将计就计的铺排志在四无君的性命,毒患在身又因为残毒加重,四无君脱身的可能极低。但一股莫名的情绪还是让步怀真不禁皱了皱眉,这个长久为中原正道添堵的野心家身亡本是件令人拍手称快的事情,这莫名的情绪实在是不合时宜。

他一个呼吸将情绪压下,蹲下身,用手指捻一撮带血的土放在鼻间嗅了嗅。血已凉了,但是血气犹鲜。他在四周张望,寻觅剑君离去的方向,那负着四无君的脚步比之前稍沉一些。

剑君走得并不快,不多时,步怀真已经看到了被剑君带着的蓝色身影。

剑君毫不吃力地带着四无君的尸体,无知无觉摇摆着的身体此时看起来像是人偶,比起无人收殓的悲哀,此时被当做他人的道具似乎更可怜些。

步怀真又皱了眉,随后,他叫住了剑君。

“剑君,你背着个死人,是要往哪里去?是参木空谷吗?正巧了,我们同路。“

 

对于步怀真的跟随,剑君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有步怀真优哉游哉。他摘摘花,扑扑蝶,仿佛春时踏青般闲适,可他怎么也没跟丢。

两人就这样不尴不尬地来到了参木空谷。

沐流尘和三先座正在谈论某事,一句“你还未放下四无君断足之恨”未了,剑君就将四无君的尸体抛在四人之间。四无君的身体结结实实摔在黄沙之中,沐流尘身躯一震,他向前一步,随后忍住,等待策衍先座同剑君了断恩情。

一旁的步怀真看着被丢在地上的四无君,几天前还对他言语暧昧的人现在仿佛睡了一样。剑君剑气入体,外表倒是不显受伤沉重的模样,步怀真眯起眼注意着四无君,却越发觉得四无君此时可疑非常。正当他要看些蛛丝马迹时,一道劲力席卷而来直扑四无君尸身,他本能出手,将劲力抵消。

“步怀真,你是在同我作对吗?!”策衍先座愤怒发问,步怀真恍然回神,方才竟然是策衍先座要毁尸。

“死者为大,即便穷凶极恶亦有入土为安的权利。”步怀真回地不卑不亢。

方才还希望策衍先座念情一份,却险些看到四无君被毁尸,沐流尘努力压抑怒气。他说道:”一死万事休,留情一分有何不可?“

“四无君当初设计断我双足,此等豺狼野心之人,碎尸万段才解我心头之恨,你们想保存他最后一丝尊严,难了!”策衍先座恨恨道。

策衍先座此时已经要提气一战,白霭灵座却说:“沐流尘同为题壁的武痴传人,四无君已死,顺水人情有何不可。”

“四无君此人狡猾非常,他若是诈死呢!”策衍先座说道。

金犀武座不耐烦道:“那就让他的仇人为他下葬。策衍,万事皆休,你还要在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上浪费多少时间。如今叶口月人之祸蔓延在即,你要坐视吗!“

策衍先座冷哼一声,已然从石轿中脱身而出,他一双足从衣下诡异生出,手中剑指剑气勃发,众人神色一凛,却看到策衍先座一剑贯穿山河,直奔明月峰上。那地面隐约传来的轰震,可想而知,定然又是壁上留名。

“同为留壁之人,这份人情我做给你。”策衍先座冷声同沐流尘说道,“但是,四无君的尸身须由他人处理。“

沐流尘沉默一会,说道:“先座气度非常,沐流尘并无异议。如今三先座再出江湖,定可为如今武林一挽狂澜。”

策衍先座又转头看了步怀真,问:“你觉得四无君,该不该死?”

步怀真回道:“该死。可碎尸万段也死得太惨了,阿爸说做人留一线,人死为大。”

策衍先座一指地上的尸体,摆手道:“你带他离开此处,平白脏了我的地方。”

步怀真笑了笑,把四无君的尸体从地上抱起,扛在肩上。他临走之时瞥了眼沐流尘,那个温文尔雅的男人神色无异,似乎毫无介怀,可步怀真转身之时只觉得锋芒在背。背后云淡风轻的沐流尘此刻十足像是画皮,平静之下,对他肩上之人的关注似冰下暗流。

步怀真走出参木空谷,把手轻轻搭在四无君垂在自己身前的手,那冰凉的手真是个十足的死人。步怀真沉默了一会,放下了手。

 

 

四无君被一口热水呛醒,他此时正被温泉刺鼻的硫磺气味包围着。

他本能地伸手去抓着可以作为支撑的事物,却因为被步怀真丢在了水中央而无所倚靠。幸好,即便眼下虚弱无力,他也很快意识到水位并不高。

温泉水只浸没在他的胸口,可身上的衣服因为被水浸没,厚重的压在他受创颇深的心口位置,蒸腾的热气也让他头晕目眩。但四无君之所以是四无君,便在于即便如此,他也勉力站着,望着水汽氤氲中的岸上人。

看不清面目的步怀真有着有别于往常的压迫感,却让四无君觉得非常熟悉。他想说话,却又是一阵咳嗽,咳嗽引动了内伤、毒患,一口毒血从他口中涌出,又被温泉吞没。

“你果然是假死。”岸上的步怀真说道。

“无错,所以你如今要替天行道,淹死四无君吗?“四无君回道,声音因之前的假死状态而格外嘶哑。

“我的确该一掌将你毙命。”步怀真的声音近乎于冷漠。

“你刻意陷身杀局,目的不过是让所有的人都以为你死了,从此不再针对天狱。你的几位侍卫,终究不过是你的弃子。“

“他们是为了天狱不再无休止的陷在泥沼中。”

“祸患自招,天理昭昭。”

身影隐在水汽里的步怀真让人觉得心思格外难以猜测,四无君摇摇晃晃地朝他走去。身上的衣服太过于沉重,于是他将水下的腰带解开,脱去厚重的外裳。当只剩下亵衣时,他也总算松了口气。距离岸边说来,不过是区区几步路的距离,可四无君却走得艰难非常,这温泉的水汽厚重得障目,直到来到温泉边,四无君总算看清了盘腿坐在三步之外的步还真。

步怀真动过真气不久,地上还有着他从指间排出的污秽,正是在唤醒四无君时不慎沾染的毒素。毒如附骨之疽,可步怀真不是易于之辈,方才排出,他就将四无君丢入这医治素还真时寻觅到的温泉之中。这里的温泉颇有神效,虽然对万毒珠之毒只有微乎其微的抑制效果,但对于有意识控制毒素沾染、蔓延的四无君却是对症良药。

“天理昭昭,你又何必留我一条性命。”四无君借力靠在温泉的石壁上,“一掌了结罪恶,才是你往常的手段,一页书。”

“……四无君,你在试探我杀不杀你。”

“兴许你已经后悔了。”

回答他的,已经不再是步怀真清亮的嗓音,而是更为高亢之声:“四无君,一页书行事从无后悔一说。”

“那你又为何救我?”

“世间缘法,佛渡众生。”

四无君已经笑出了声,他笑得张狂,丝毫也不顾及又是一口毒血涌出口。他伸手拭去,既嘲讽又挑逗地说道:“那一页书,你不妨来渡我。”


TBC

评论(3)
热度(13)
2017-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