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很缺彭

我爱彭彭!

© 涅很缺彭

Powered by LOFTER

【一页书X四无君】世事如棋 幕九

自从开荤之后,一页书大师开始了各种睡四无君

明天则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四无君醒来时,所见的是空荡荡的小屋,因为门窗紧闭,他甚至不知晓自己睡了多久。

这短短时间发生的事情,在醒来之后,也尽数报应在他的身上——与一页书对掌时的内伤,被剑君造成的剑创,以及纵情欢愉后的腰酸背痛。一页书颇有预见,在桌上留下了两瓶药,一瓶止痛,一瓶内伤,四无君果断吃了两粒止痛,将内伤丢到一边。在床边还留下了一套文士衣衫,四无君只看到衣衫上的莲花,就知道此处的原主人是谁,略带弃嫌地穿上那身衣服,四无君扶着墙,缓缓打开了门。

此处是哪里,四无君一时还辨认不出。只知道是山谷一处,两边皆是陡峭悬崖。若是以往,自然困不住他,可是如今他重伤在身,毒患未除,想要凭借自己的能力爬上悬崖难于登天。如今也只能等待他身体好转,再从长计议。

四无君回到屋内,屋内器具一应俱全,甚至连灶台都备了一个。

四无君撇了撇嘴,有灶台又如何,他又不会用。

 

灶边有米缸,米缸边有橱柜,橱内有诸多调料与茶叶,干果若干,茶点若干。

四无君左看右看,供果腹的大概只有干果与茶点,好在纵然功体失去,可冥界人体质特殊,不然等一页书回来,应当可以看到饿殍一具,让佛渡有缘人成为空谈。

一页书还余下了经书两卷供他打发时间,四无君打开经卷翻了两眼,有别于平日司空见惯的几类,于是勉勉强强的翻阅起来。

这是一页书同他新开的一局——佛渡有缘人。

为何渡之?以何渡之?为何他梵天不渡鬼隐、不渡阴阳师,偏偏要来渡他四无君?

四无君揣测着一页书的心思,甚至不禁有些好奇,那些正道知否一页书救了他四无君?

一页书至少有三次机会可以看着他死去。

为何没有看着他死?因为舍不得?

这种种推测之后,最终只指向了一点。

四无君得意又有些困惑,若真如此,梵天当真还会冷静自持?

 

在过往的许多岁月里,四无君从来没有像如今这样的有闲。往日一睁眼,天狱就有无数的事情等他裁决,而今一睁眼,只能看见寒酸的室内与空荡荡的屋子。

他也计划将谷内游览一边,寻觅可趁之机,可此时不宜过度劳累,手头也只有这两卷经书,于是百般无聊下,只能自己研墨将书抄了起来。

他生来狂傲,于是一笔字将佛经抄的乍看仿佛兵书,字字棱角,句句杀气。他抄经时,那字句入了脑,惹起了他的笑话,于是他抄完一页,亦不忘在原书上写就批注。

佛曰、佛曰。

他说,尽是一纸空话。

众生曰、众生曰。

他说,众生者,平庸者众,从众从众,不过抱团求个心安。

如此一来,反倒多了很多趣味。

一页书来的时候,四无君正驳经驳得认真,洋洋洒洒、滔滔不绝,那本经的余处容纳不下,他便补缀了一页,再续驳,连一页书来时也不知。

等他收笔,才发觉房内多了一人。一页书正看著书桌一旁的空罐子,是还剩下小半的蜜罐子。四无君奉行枭雄远庖厨,不在锅铲之间消耗余生,几日来以蜜度日,庆幸素还真备的蜜也算是少见的名品,这才没有委屈四无君。

一页书目光又转在那本因四无君焕发新生的佛经,说道:“看来你几日过得不错。”

四无君看他风尘仆仆的模样,道:“若是羡慕,你我掉转也行,你在此处度日,我去翻搅江湖。”

一页书没有续接他这句话,反而问:“饿了吗?”

四无君沉默一下,在继续挤兑一页书与一页书下厨这两件事情中纠结一下,然后点头。一页书为人很干脆,转身就去拿了水桶去打水。四无君倚着门看一页书从谷中到小屋往返着,一页书打了水,洗了灶台,又去采了大概能吃的野菜,将不能吃的地方去掉,最后连同面一起下到了烧开的锅里。

一套动作如行云流水,四无君看的目不暇接,仿佛一页书刚打了套绝世武功。

以至于在吃的时候,四无君内心有些疑惑,这碗面为何不是绝世好吃。

也只是刚刚好能填肚子而已。

 

等收拾完碗筷,一页书给四无君把脉。把脉的时候,他看到四无君的指尖微微发青,想来是体内寒气甚重。四无君对于医术也颇有研究,却也摸不清自己此时脉象如此奇怪。

一页书想要再以真气入体,替四无君探脉,却又受到了冥界之人体质排斥。

他和四无君相对无言,四无君扭开头,似乎觉得门外的草长得尤其茂盛。

然后,他说道:“如今武林上情势如何?”

他自顾自说道:“如今天狱群龙无首,冥界势力已经发生变化。妖后将针对的人是阴阳师,阴阳师是否有同你联系……”他看着不动声色的一页书,又道,“相同的利益总是牵连起彼此的好理由。”

“若是有沐流尘的动作,我会告诉你。“一页书说道,”此地设下禁制,以你此时的身体,绝无可能脱出。“

“……还有王隐。”

 

四无君眼见一页书确实想讲自己困在此处不知道何年何月,短时间也不欲与他再谈。

这山谷虽然地处虽深,可天地之间鬼斧神工总叫人赞叹,虽然白日不见日光,可当天黑之时,却可见漫天星光,也是一处奇境。

四无君借温泉沐浴过后,披着外套又抄了几页经,同著书人掐了一架,就上床歇息。仿佛此处没有一个叫一页书的人。

可到了夜深之时,天地间寒气最甚,四无君躺在床上,已经是手脚冰凉,四肢僵硬。四无君咬着牙强忍,这几天,这是第二次发作,前日无一页书时他已经忍过。眼下一页书在这里,他就更不该让一页书知晓。

可事情终究不如他所愿,他正流一头冷汗时,只感觉身体一轻,就被一页书不由分说的抱起,带进温泉内。可热气也带不走他的冷,一页书欲以真气探他丹田,却又想起只会让四无君呕血。

他这才在四无君耳边低语:“放轻松些。”


https://shimo.im/doc/8oaNOh8cU3E5VaMM/「幕九」

 

TBC

评论(16)
热度(12)
2017-04-26